一路向西(懂懂日记2017.3.20)

  • 一路向西(懂懂日记2017.3.20)已关闭评论
  • 187
  • A+
所属分类:懂懂日记

一路向西(懂懂日记2017.3.20)

沿省道,一路向西。

路比较窄,又不平,我车速不是很快,刚出县界不久,后视镜里出现了一辆红色大货车,车速特别快,我觉得它属于不安定因素,就刻意避让了一下,让它顺利超车。

它,噌的就过去了。

我估计,车速在90左右。

被超以后,我们也慢慢提速了,等于有给我们开路的了,就这么追着它跑了有几公里。

故事开始了。

在一个比较大的转弯处,大货车并没有减速,那里有个坑,很大,车子随之一跳,加上转弯的离心力,大货车掉东西了。

我们在后面100米左右,看的很清楚。

捡不捡?追不追?

下来看看吧。

三卷布,很厚,应该是做窗帘用的?我提议,要不放车上吧?若是能追上,就还给大货车,若是追不上,就再做打算?

不光我们看到了,地里干活的几个老娘们也看到了,没命地往这边跑……

我跟腚疼说,咱抬上一卷,抓紧跑。

腚疼说,不给人家说声了。

我说,说啥,老娘们你能对付得了?

说着说着,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小媳妇先跑过来了,一屁股坐在一卷布匹上:掉我们村的地上了,就是我们村的,谁也别拿。

我说,我们先看到的,我们拿一卷,剩余的给你们可以不?

不行!

我说,那就报警,让警察拉回去交给车主。

不行!

我明白了,你既不允许我们拿,也不允许警察拿,意思是只能你拿?

陆续,地里干活的几个老娘们都过来了,还有个老爷们,他们的意思就是掉他们村的地上了,就是他们村的,我们的意思是我们先看到的,就是我们的,你们要是这样,我们就报警,让警察过来处理,谁都拿不到。

就这么理论了半天,反复就这几句话。

慢慢的,他们有妥协的意思,不再争执了,我们抬了一卷,走了,他们也没有刻意的阻拦,只是嘴上说不行不行……

上车后。

我说,这是上天欠我的,上次是前车掉了一个车门砸我车上了,让我损失了几万元,这次是掉了几卷布,安抚我受伤的心灵。

腚疼说,咱要不要追上货车,跟他说一声?

我说,咱追不上,那车跑多快!

关键是我也不想追,上天偿还我的,我为什么要还回去?

我让腚疼拍个照片,发给武姐,她在批发城做布匹的,问问这布是干什么的?能值多少钱?

答复是,酒店桌布,一卷两三百块钱。

草,原来这么大个玩意不值钱呀?

又跑了差不多30公里,有派出所,我把车子开过去,说明了来意,把布匹放下,小同志笑了笑,意思是你们咋不拉回家?送来,我们也够戗能找到那货车的。

无所谓了,只要你们收下了,我们就当完璧归赵了。

我隐约感觉,大家对我略有看法,心里可能嘀咕,董哥咋是这样的人?

我觉察到了他们的内心变化,所以我要做得高尚一点,从而扭转这种印象,到了饭点,我们在镇上吃饭,等菜时,我跟腚疼说,永远记住,要想成为一个卓越的人,永远要做到不占别人便宜,哪怕是一针一线。

我把他们几个教育了一番。

之所以给派出所,还有一个原因,这布匹很难变现,拉回家也没意义,大家之所以觉得内心别扭,是因为知道失主是谁。

若是我们在路上捡到了金子而又不知道失主是谁呢?

那我们就是另外一副感觉了,哇,今天运气真好。

继续上路。

我们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在想,那几个村民怎么分布匹呢?拿尺子量?会不会因为分赃不公而大打出手?

一切皆有可能!

一路向西(懂懂日记2017.3.20)

以前,村里风气特别好,为什么?

大家丢个菜,丢个瓜的,也没人在意,抱怨几声就过去了,也没觉得村里有小偷小摸。

如今,村里小偷多了起来,为什么?

有了超市,关键是该死的超市竟然还带监控,动不动就来村里贴告示,有点类似过去悬赏告示的感觉,什么都不说,就打印了一些视频截图,让人积极举报,那还用举报吗?大家都认识,就是村里的。

只是让人觉得很意外,平时老实了一辈子的大娘婶子们,竟然也偷东西?

前几年,我们这里大桥上翻下一辆拉黄豆的车,大家推着车子去抢,我爹知道的比较晚,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咱没抢到就仿佛是丢了。

我爹就宣扬了另外一种声音:意外之财不能要!

仿佛瞬间高大上了。

我们村旁边开发了一个旅游景点,水帘洞,里面主要是坐漂流,我自己都没去过,门票死贵,但是我们这边旅游开发做的不错,游客非常多,不知道谁想了个生意,在路口卖雨披。

你要这么想,水帘洞上面滴水,你不穿上雨披衣服肯定湿了,对不?

对!

这套理论说得通不?

没毛病!

前几年,一个雨披卖10块钱,老娘们一天卖几百元都没问题,一个赚钱了,大家都跟着去卖……

雨披成本5毛钱左右。

就是在路上拦车,跟人家讲,你们是不是要去漂流?那需要买雨披,有车的人也不在意这点钱,买了。

里面需要雨披吗?

不需要!

也曾经有人举报过,因为拦车太过分了,有些时候我回家都会被误拦,一看是我,嘎嘎一笑,哎呀,是你呀?回来了?

打击了一年又一年,每次都是一阵风。

上周,我回家卖玉米,现在我爹退休了,所有事都交给了我,这些事都需要我做主,我看到路上加上了提醒牌,500米放了三个,反复提醒:漂流不湿身,无需备雨披。

路上,也没人卖雨披了。

看来是有牛B人上当了,彻底整治了?

其实,我特别怀念纯农业的时代,那时村里也没人打工,村里也没有工厂,附近也没有旅游景点,一切都很平静,村民之间相对比较和谐,庄稼收了以后就放在地里,也丢不了。

这一切宁静,都被钱打破了。

乱七八糟的事多了。

仿佛每个人都变了,跟我记忆中的形象不符了……

我有个初中同学,他是从大西北转学回来的,打架一流,属于那种永远不服软的类型,老师打他一巴掌,他骂一句,老师再打他一巴掌,哪怕把他打吐血,他也依然不服,真是块硬骨头。

那时同学之间打架,无非就是扇耳光,而他已经会用刀子了。

我们都喊他核桃,与他的名字谐音。

初中毕业后,他就混在镇上,给镇上一家企业领导开车,其实就是保膘角色,也娶了老婆,生了三个娃。

我们偶尔遇到,例如赶集的时候。

感觉他温顺了很多,很有规矩范了,握手,递烟……

问他干什么。

说是在桥头医院卖水果,也蛮暴利的。

其实,我内心特佩服他,就是他心里有那么一股狠劲,真爷们的感觉,去年同学聚会,我们就聊起了核桃,有个在镇上当公务员的同学说,核桃的水果摊被人赶走了,差点打死,让他学狗叫,钻裤裆之类的,还拍了视频,镇上几个群上都有。

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他那么硬的人,怎么可能服软呢?

后来,我看过那个视频,真是他。

fanbiya D1重低音电脑苹果手机通用挂耳式运动入耳式耳塞线控耳机
全本无删减版人性的弱点全集
宾丽苹果6/6s手机壳全包防摔挂绳
ROMOSS/罗马仕 20000毫安大容量移动电源手机通用充电宝带显示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