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5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最近,鸡飞狗跳的。

主要是我哥那边的事,之前被一个合作单位起诉过,然后庭外调解的,无非就是我们欠他们工程款,这种情况对我们是有利的,不起诉呢?我们要付全款+违约金,而一调解呢?

则可以打个折,95折就可以了。

并且,破车还可以抵账。

我那坦途41万买的,抵了50万现金。

你不要?

那连这个都没有,继续拖着……

按理说,我们兄弟俩属于比较守规矩的,基本不拖欠,为什么还会被人起诉呢?这也是业内潜规则,对方是大企业,国企分支,这是他们处理欠款的统一标准,我们完全有能力按期付,为什么没有按期付呢?就是对方跟我们对接的人给我们出的招,让我们主动拖欠然后他们起诉再调解再打个折,反正类似的合作基本都是一次性的,很难有回头客,至于进不进对方的合作黑名单无所谓。

省出来的折扣呢?

多人分!

最初,我哥跟我商量时,我是不同意的,我觉得我们做生意需要保护自己的羽毛,咋能动不动让人起诉呢?我哥给我科普了很多,又是不会最终宣判,只是到调解环节,一切都是可控的,省出来的5个点我们至少能拿到2个点,等于多了2个点的利润,很可观,还可以帮你处理你不想要的车,多好?

只是这个车一直都没能过户,因为是抵给对方的企业了,企业营业执照与公章拿出来很费劲,一直都没过户,若是过给个人呢?又不允许,后来我们又帮他们出馊主意,就是让他们搞个定向的内部拍卖,其实就是定向输送了,折腾了快半年,我整天提心吊胆的,毕竟车在我名下,他们整天开着乱窜,万一撞死人呢?

内部拍卖后,过户了。

一切都处理的很妥当,包括后续交易都是现金交易,他们有三轮审计,我们也都一一配合,没有任何问题,该吃吃该喝喝,好酒好肉的伺候着,这些我们都经历过很多次,只是通过这种被动起诉的方式还是第一次,因为过去我们合作的多是民企,类似的国家单位还是第一次,过去也合作过,不过我们是乙方。

年后,先是有人打电话找我哥问话,问的很客气,先是自报了家门,说有点事想了解一下,我哥按照原先预演的版本回答了一通,以为只是第三方审计公司的回访,结果没几天,直接来人了。

什么也没说,就是一张打印好的照片。

那哥们,在被审讯。

交代吧!

类似的事,做工程的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基本就一个原则,坦白从宽,牢底坐穿,你在里面必须保持一个绝对的姿态,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前后版本保持高度一致,否则?以后再也没有人跟你合作了。

因为,你自己也很明确,你不会是核心证据,只是推测而已,你只要能前后圆起来,一般不会难为你的,核心把柄一定不在你手里,否则不会现在才找你,可能只是例行公事把所经手的项目都调查一通。

整个事,至少在面上,我们是没有任何漏洞的,他也不是我们本地人,一共没见过几次,聊天记录、通话记录都比较干净,工作人员使用的套路就是诈,问到下午把我哥又送回来了,说明不具备羁押审讯的条件或必要。

我嫂子很害怕,第一时间联系我。

等我哥出来,司机又把他送到餐厅,他也想找我聊聊,我哥认为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漏洞,包括调解的人也不知道具体发生过什么,因为当时调解的很激烈,都差点要抡了椅子,我们这边只有两个人知道内幕,就是我哥和我,至于对方具体几个人分,我们不清楚。

所以,我哥推测,两个环节出了问题。

要么,他那边招了,但是呢,又不像,因为一直都提示,让我自己说。

要么,钱的编号出了问题,就是咱取的是整包的钱,他再存的时候,可溯源了。

我们俩都很紧张。

我哥的意思是,之所以放他走,是因为相关手续没准备好,例如拘留之类的,但是第二天肯定还会继续提他,所以他建议让我抓紧活动,看看能不能扼杀在摇篮里。

我的建议是不要找任何人,而是保持你现在的回答,问什么答什么,99句真话1句假话是最迷惑人的,不要主动找任何人。

我哥觉得我不心疼他,嗷嗷的来了一句:我进去,哪怕只是三五天,咱借的那些钱,接着就密集兑现了,公司就完了。

我说,真有实锤不会放你走的,另外公司的事,只要我在,我就能摁住,我自己摁不住,我去我自己的朋友圈子里借钱给摁住,你放一百个心。

他还是逼我给人家打电话,我们维系了一个作家资源,当过副省长,之前经常到我们书店玩耍,因为他的书6成销量是走的我们这边……

6成保守了,应该9成。

我还是那个观点,我们不开口,大家都是好朋友,我一开口,就不是朋友了,人家从内心就把我们拉黑了,咱当朋友多好,听人家聊聊天,谈谈人生,就咱俩土包子,一辈子哪有机会认识这样层次的朋友,跟你谈心,谈文学,还送你礼物,星云大师送他幅字,他马上转送给我。

我把我哥送回家,再次叮嘱他,你再忍一上午,明天12点,若是你又被提去了,我去济南,若是风平浪静,就说明没事了。

他虽然不愿意,生我气,但是也只能接受。

早上5点,我起床,我刷了一下他朋友圈,发现他凌晨2点还发了条鸡汤,一看就是初中没毕业的人喜欢发的,什么看淡生死不服就干之类的。

我问,醒了?

他说,哪睡!

我说,你这比坐牢的还紧张。

他说,你能不能说话吉利点?

我有个骑友,论辈分我还要喊他叔,一家子,我算是很虔诚的给他打了个电话,一五一十的描述了一下,我平时很少求人,而且我每年都送大家一身骑行服,所以每个被我请求帮忙的人都会格外的用心,他说你也别着急,我帮你问问。

到了10点左右,给了我答复,他是打听了单位的司机,就是对方什么来头,昨晚怎么安排的?今天在哪?

得到的答复是,已经送到青州高铁站了。

我就知道,这个事,没事了。

换句话说,那哥们签的合同多了去,我们这么个小项目算个啥?何况类似的案子一般都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一般都会有人提前给打招呼,给里面的人打招呼,给问询的人打招呼,招呼内容就是:就是XX那个项目。

就是把罪行给画了个圈,仅限于此。

但是呢,其它他经手的项目也要一一落实!

我给我哥打电话,说我给大作家打电话了,人家给问了,没事了,主要是问工程投标的事,咱这个又不是人家投的标,是咱主动找的,不存在这些问题。

我哥说,草他娘,那他还诈我,说在里面都交代了……

如释重负!

我哥跟司机直接来了我书店,我哥看起来也不紧张了,自己也说,到了这个级别的招标负责人,就咱逢年过节送那点?你就是电棍戳他腚上他也记不起来,一年他怎么不弄个三五百万?咱这个十万八万的,算个毛啊?!

我问,没问你过节给送礼了没?

他说,我说送了,一提月饼一箱酒1千块钱购物卡。

我说,你这种人骗人是最厉害的,因为给人的感觉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有点类似水浒传里的那些草寇一样,要打要杀随你便,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干了就是干了,没干就是没干。

他说,说是这么说,也是让吓的要命。

看来是吓的两天没吃饭,说饿的要命,厨师炒菜他都等不及了,坐桌子前面一会自己把一只烧鸡给消灭了,一整只。

这些都还没吃饭。

厨师炒好菜,又跟我们吃了一顿。

还喝了半斤酒,自己喝的。

很开心。

中间还给我嫂子打了个电话,吹了半天,说有大作家给问候了一下,立刻就摆平了……

吃过饭,我提醒了他一下,你要不要问问五莲那边,看看他们那边被问话了没?五莲那边也是他负责投标的。

我哥联系上了。

答复是,年前就问过了,不过没人带走,是去办公室问的,很客气,问了一些问题,签了名按了手印。

我哥,更放心了。

这个事刚解决了没两天,LYG那边又出了问题,是直接把工程给叫停了,而且还把我们那边的负责人给弄起来了,当然是比较客气的,可以理解为喝茶,只是要喝的时间比较长,要求我们这边具体负责人过去。

关键是,我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我哥又筛了糠。

他把前面的事给联系起来了,他认为这是调虎离山计,用这种方式抓他,我心想,你想的太夸张了,我认为肯定是个单独的事件,与这些无关,想抓你何必这么费劲,你是电影看多了,我们抓紧联系那边甲方,看看到底是什么出了问题?

甲方竟然联系不上。

电话全关机。

联系小广西,小广西也描述不清楚,说是联合执法,十多个部门,还扛着摄像机,说是施工触碰防洪线了,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个问题与我们无关,我们是根据图纸做事的,中间的确改过一次,就是往河边拓了一米,应该有半米在防洪线里,防洪线理论上是真正的红线,但是一般敢这么操作的,都是有人给拍板了,何况与我们也无关,我们干我们的,你们规划你们的,只要别是挖井给建了烟囱就行。

我哥不敢去。

我说,那我去吧。

他又不让我去,从小就这样,他总觉得我这个人太软弱,总是吃亏,在他与我之间,他肯定硬着头皮上,他提了一个折中方案,让小袁去,也就是我嫂子的表弟,在我们这边干过副总,我说不行,他级别太低,会让对方觉得我们在戏弄。

咱俩一起去吧。

我哥说,我自己去吧。

我说,我陪你吧。

你也别带司机了,就咱兄弟俩,有什么事可以相互商量着来,也是一晚上没睡着,其实我们考虑的不完全是钱的问题,钱是丢不了的,主要考虑的海军规则,什么叫海军规则?不管你的船是因为什么原因搁浅了,那么船长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没人对你的错误原因感兴趣。

例如你官当的好好的,结果这里发生了矿难、化工爆炸,可能的确不是你的责任,那对不起,也要处置你。

官都处置了,你想想具体的项目负责人呢?

路上,我们俩人几乎没怎么说话,只是聊了聊姥姥身体好不好,说是要轮流回家照顾,一家十天,最近几天轮我们家了。

到了LYG,我哥不让我进城了,有点类似电影上,给我一个时间,若是这个时间到了他没有联系我,那么就让我回临沂,不要等他,回去想办法。

我说,行。

他说,咱俩不能被一窝端了。

我说,行。

他打车过去了。

没有半小时,给我发信息:过来吧。

到了以后,我才明白,这就如同两伙人约架,咱害怕,人家也害怕,相互都颤抖,只是都在硬着头皮而已,哪有什么绝对的强势?何况我们只是施工方,我们照着图纸做事,为什么当时非要移这一米,也是涉及到了很多规划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推测就是被人举报了,而且是内部人举报的,否则这样的事没人知道,理论上只有半米压了线,谁会拿米尺量一量?

现在问题就卡住了,继续施工?那么就违法了,若是整体缩进一米呢?整个地基全废了,我们的核心业务就在这里,除非再给我们钱,你说不给我们钱又让我们返工?那么我们肯定不干。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改红线。

只是咱不能说,肯定也是选项之一,甲方为什么联系不上呢?也是被约谈中,但是没有约束自由,就是在商讨解决方案。

从上午一直商讨到了晚上,没有答案,几个条件都是相互制约的,其实有个办法是行的通的,就是寻找举报人,问问他什么诉求,但是呢,没有一个人提到这一切是因为被举报,这也是大家的职业操守,就是只求证我们自己做错了什么……

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我和我哥去对面的沙县小吃吃了碗面,我跟我哥说,咱要有打水漂的心理准备,但是咱必须咬着牙坚持,不给钱不会继续施工的,因为我们都是按照图纸施工的,现在说让我们返工?那我们肯定起诉……

他们肯定不会让我们起诉的。

因为,目前这些事,都是掖着藏着,一旦起诉就等于公布于众了,为什么施工到了一半突然北移一米?

这里面还有个很巧的事,就是我们的款是三期付,干一阶段结算一阶段,第一阶段年前刚结束,春节结算了,也就是说,即便我们现在撤,也亏损不大。

他们可能也是计划停一停,而且一停可能就要半年甚至更长时间,你别看这一米,协调起来很麻烦,但是大概率是不会挪动的,只是需要变通方案。

LYG睡了一觉,次日我跟我哥一碰头,我们俩的想法竟然一致,就是想见见甲方负责人,看看能否中止合同,因为你们工期无限延期,我们不可能继续等,我们要拉设备、人工回去,要不?

我们跟甲方一碰头,他们也愿意,只是第二阶段前半期的工程款要延期,这个我们也接受,因为我和我哥商量的是这个钱打水漂都无所谓了,别惹麻烦上身,还有就是把人和机械正好全部拉到天津去,春节的时候我车友就找过我和我哥,希望我哥能再帮他干点活……

接着,我们把手续办了。

然后让小广西组织人和机械,准备撤。

有些,过于迅速,这就如同感冒了,到了医院,结果直接宣布死亡了,倒了没心疼,只是正常的止损,这比干完了拿不到钱要强的多,虽然是给我们写的白条,但是基本算是足额预算给我们了,算是很仁义的,苏商能发展起来是有他的特殊品质的,就是是谁的原因就是谁的原因,他自己也说,按理说应该赔你们违约金,但是是你们自己提出的,算是放过我们一马。

彼此都需要止损!

路上,我问我哥,这个工程要搁浅多久?

他说,这个呢,要看是谁在较真,目标是谁?有人是因为利,有人是因为权,若是因为利,可能三五个月就能再次动工,若是因为权,必须分出胜负才行,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都必须要放一放,时间一长,大家就不计较了。

我说,绝对是业内人士。

他说,绝对的,这才叫打蛇打七寸。

我问,他们知道是谁不?

他说,肯定知道,而且预期不会低于半年停工期,否则不会这么快跟我们解约,这一单早晚还会给我们,因为我们干的活我们有数,直接接上就行了,别人过来接手需要从头磨合,图纸可能都看反了。

我说,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事。

他说,咱那脑袋时刻挂裤带上,他们的更是,早上出门的时候就会想,晚上还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来。

进临沭服务区。

我说,这附近有个羊汤特别牛,要排队。

他问,你什么时候来过?

我说,我有个情人在这里。

他说,你除了这个能不能有点别的出息?

我说,我这出息还小吗?

他去尿尿,我跳绳。

换着他开,我躺一会……

我哥说,你做那健身群不错。

我问,你咋知道的?

他说,我在群里。

我问,我咋没看到?

他说,我用的小号。

我问,你竟然还有小号?

他说,会计的,我就是看看你们是怎么搞的。

我问,有意思不?

他说,有意思,但是闲聊的还是太多,你应该搞个一句话都不说的群。

我说,我的初衷就是那个,但是搞着搞着就说话了,白天还算比较安静的吧?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他说,还行。

我说,这种反向打卡的创意好不?

他说,真的很好。

什么叫反向打卡?就是我建了一个500人的群,实际也是500人,每月200元,你给自己制定一个健身计划,你自己制定你自己执行,群是实行禁言模式,不允许说话,因为说话会给人带去打扰,你觉得你完成了,你不需要做任何操作,你当天没有完成,到群里发个红包,不在于大小,1元即可。

也就是说,整个群,除了红包,没有任何声音。

那群的意义是什么?

就两点:

榜样、陪伴。

你看,人家懂懂风雨无阻,每天都做到,懂懂不是有句名言嘛,普通人唯一值得卖的精神就是阿甘精神,就这么一个群,一年100万的利润,而且是这样的,有这个需求的人,基本都是不喜欢闲聊喜欢安静的人。

大家需要的只是榜样和陪伴。

想想也挺扯蛋的,花200元,进了一个哑巴群,什么也不能干,只能发红包,关键是这样的群还需要抢破头……

为什么有人会需要榜样和陪伴?

原因很简单,在健身、减肥领域,每个人都是专家,就是专业知识都很丰富,为什么坚持不了?

缺少榜样,缺少陪伴!

我给我哥导航,去吃羊肉,羊汤我觉得一般吧,是这家羊肉馆的小少爷去四川学了个麻辣配方,就是把羊肉或羊脸切成片,直接浇上红油,有点类似川菜里的口水鸡,很好吃。

我这个情人呢,也很有意思,我认识她的时候,的确有惊艳的感觉,很漂亮,很古朴,可能也不会化妆,就是天然美,关键是人好,那时她已经是大龄姑娘了,25岁了,我儿子刚出生没多久,她给我儿子织帽子之类的。

她家就是临沭的,她是体制内的。

因为她自己条件太好了,同时呢,又经常看我们的文章,结果呢,就看不上普通的上班族了,据她自己说,整个体制内的,基本让她相过四圈了,就是每年相一圈吧,都是她看不上别人。

她是处女。

家教的缘故,对这些看的很重。

我们俩密切接触是到了二十七八了,是说她的年龄,我更不能碰她了,她好不容易保存到今天的,依然纯粹,还没认真接过吻,就是她的条件与经历完全不成正比,我带她爬过一次山,最大尺度的事应该就是抱了抱,而且是秒抱。

29岁结的婚,对方依然中规中矩,是家里急了,有些饥不择食了,要是放到她相过的男人里,算是很普通的,我对她影响就很深,例如她每天都健身,曾经有个都已经是副科了,属于前途可期类型的,为什么没答应他呢?就是他第二次见面就要求上床,她觉得对方是个老色鬼……

那男的比她大三岁,当时我是建议她选这个,她自己接受不了,是因为听说男的谈过不少个,肯定是个老色鬼,她那个时候还理解不了男人的能力与欲望成正比,偶尔我调侃她,要不,等我娶你?

她当真了,专门给我认真的回复了:我觉得对不起嫂子!

婚后,跟我聊天就没底线了,说老公不大行,怪不得定亲后一直没提要求,一直到结婚那天才要的,说有点类似暖瓶塞,只能到门口。

怀孕了,生娃了。

我就问她,回忆起自己的婚前,有没有过后悔?

她说,有,感觉自己把自己耽误了,什么都没体验过。

又一次联系,是她告诉我,她去参加私密课程了,飞到广州去听的,可以理解为体操课,还发课件给我看,更有意思的是,里面还有视频,老师扒拉着学员就跟我们小时候看兽医阉猪一样……

我问,能一字马了吗?

她说,能。

我心想,女人的心态也是一个劈叉过程,越来越开,我调侃了一句,你没事也不找我,她说,等我回到生孩子前的状态。

后面的她,我不怎么喜欢了,我还是喜欢那个羞涩、清纯的她,昨天我看了部电影《天若有情》,刘德华演的,里面的JOJO就使我想起了她,跟她太像了,这部电影还把我看哭了。

有些东西,一旦真的看开了,也就没意思了,没神秘感了,没美感了。

路上,我哥又在那叨叨个不停:你看,我跟你嫂子结婚15年,虽然也吵也闹,但是我们从来没闹出过任何这方面的绯闻,咱都是正经人家,你就不能给孩子做好榜样?你真躺医院试试?一个近前的也没有,你借借钱试试?都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说,这些事,你不懂。

他说,我不懂,你懂?!

我说,那天,我回去上坟,在村口跳绳,我看到XX他爹了,老的不行了,骑个破自行车,想当年多威风的人,小媳妇刚结婚都偷着跟他来一炮,当时我看到他我就在想,你说他回忆起这些时,他是后悔呢?还是尴尬呢?还是满足呢?还是记不清了呢?

他说,你总关心这些没用的。

突然想起了那首《张老汉》,里面有这么一句:张老汉的手也是一件宝,想当年大姑娘的咪咪摸了不少,如今他老了,是老了,就连软柿子也捏不动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081.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