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涯设计首页
  2. 生涯认知

推荐阅读:徐小平:一个青年的耶鲁梦

这是一个令人苦恼的咨询故事。新东方徐小平:一个青年的耶鲁梦。请花点时间读下去……


平安夜,我的心里不平安。


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26 岁男生,在我一次讲座结束后拦住了我,告诉我他想攻读美国耶鲁大学哲学系博士生。他叫孟祥。


孟祥的学历是专升本,大专学的是会计,然后专升本改为哲学专业,26岁才获得了本科学位。既没有考托福(预估能考90分),也没有考GRE(不准备考了),但现在,他的目标是要攻读耶鲁大学哲学系。


我说:“目标已定,你找我有什么问题?”


他说:“如果被耶鲁大学哲学系录取,获得了耶鲁大学哲学系博士,前途如何?”


瞧,孟祥不知道耶鲁大学哲学系到底培养什么人才,这些人才都有什么出路,但他却毅然决然打算拿出毕生精力来攻读它,并开始担忧拿到耶鲁博士学位之后的工作问题。读书无目的,这是导致许多高学历者人生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孟祥其实已经和这个问题沾边了。


于是我问:“你怎么想起来要攻读耶鲁大学哲学博士?”


孟祥说:耶鲁大学哲学系新开了一个博士项目,研究世界各国哲学体系,叫“世界哲学”。他觉得因为这个专业新,知道的人未必多,竞争的人可能会少一些,因此机会大一些。


竞争少,机会就大?再少的竞争,也有竞争。孟祥的竞争优势在哪里?


于是我接着问:北大、师大、人大、复旦、社科院那么多哲学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都想去耶鲁大学读博士,和这些科班出身的人相比,你的竞争力在哪里?


孟祥一听来了劲,摆出一副给我授课的架势,开始阐述他对人生、世界、宇宙、生命的哲学思想。


我打住他,告诉他如下道理:美国著名大学在录取基础学科博士级别的学生时,最主要看他的学历(是的,学历,education background)和已经被证明的学力,academic strength.而不会看他有什么空穴来风的观点——即使有,也应该是发表过的、或至少是得到本专业教授评价和推荐过的观点。仅仅凭你自己对世界的一点看法,无论多么深刻,是很难得到耶鲁大学哲学博士生录取委员会的认可和录取的。


根据我的经验,我觉得他不太可能得到耶鲁大学哲学系的录取。于是企图鼓励他放弃这个梦想。


但是,孟祥的精神是那么健旺,孟祥的意志是那么坚强,孟祥的身体是那么粗壮,在他面前,我几乎失去了用我的思想去征服他的信心和意愿——我好像已经没有前几年在新东方奋斗全盛时期的那种超强征服欲和永动机一般的战斗力了。


当年,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今天,我必须独自面对孟祥。


孟祥的问题太大了,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根本性人生大事,几个小时、甚至几天也说不完。


因为急着要从新东方赶到朝阳赴一个饭局,时间已经是晚上交通高峰时期,我既不能坐在那里和孟祥干聊,也不想把孟祥仍在新东方独自彷徨,所以,我请他上我的车,在车上继续和他谈下去。


在车里,我们的话题集中在两个问题上:


1, 耶鲁大学哲学博士有没有前途?这个问题,现在不要问。等到你被耶鲁录取了再说。假如那时候你觉得没有前途,退学了也是耶鲁退学生!所以,现在你的首要问题不是“毕业后前途问题”,而是“是否有被录取的前途”。


2, 他能否被耶鲁录取?这个问题是我最担心的。但是,我此刻无法证明他不能得到耶鲁录取。而且,在经过几个回合的试探和暗示之后,我知道孟祥已经被他的梦想所痴迷,已经无法听人劝说放弃这个梦想。最后,我问“万一得不到录取”怎么办?孟祥回答到也干脆:“如果试过之后还是不行,那就放弃,重新找工作。大不了也就是浪费一年时间!”。


孟祥已经被他的耶鲁梦想迷住,不让他试试,也许有点残忍,而且即使我再残忍,其实也谋杀不了他的梦想——人家来找我,问是是毕业之后有没有前途,而不是他能不能被录取!


话说到这里,我的使命告一段落,于是就在半途把他放下车,以免他到了朝阳再回中关村就更远更贵——有时中途下车,离家更近!


我把我的手机给他,告诉他打给我,继续探讨这个问题。


这是2007平安夜前几天发生的事,到了平安夜,我正在和大家吃饭,他的电话来了,此前,他已经给我打过好几次我都忙而没有聊,这次,尽管这是宝贵的节日时间,我还是细心地和他聊了很长时间。


这次,他的问题是:到底是找A公司申请,还是找B公司。他去了这两家留学文书写作公司,这两家公司都想做他的这笔生意,帮他申请。


这两家公司我都知道,但是我都不推荐。因为我没有和他们合作过,不知效果如何。但是,就在和他通话时,我的心突然揪起来:无论哪家公司,帮他申请耶鲁都要收费很高(这个工作确实也不容易),都得花掉他好几万人民币。而且,根据我的最佳判断,我知道孟祥在追求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假如他把追梦当追星,自娱自乐,也还说得过去。但现在他要把自己的全部家当几万人民币拿出来一把烧掉,只为点燃几片梦的幻影,饕餮一次精神大餐,而我,明明看见此事不可为却不去阻挡他,我怎么能够心安理得在这里吃着我的平安夜大餐!


放下电话,我再也没有了节日的好心情。


孟祥的情况,属于典型的“留学无意识”,企图用某种高不可及的留学标书,来掩盖自己残破不堪的教育废墟。他的信心和意志是宝贵的。但他的目标是否有点超现实?除了耶鲁,他是否还有更好实现人生幸福的目标?


一旦耶鲁博士的目标不能实现,他的青春,将靠什么来支撑?


孟祥说,打算顶多就浪费一年时间,得不到录取,再回去找工作,从他两三千块的工作干起,往上拼搏。


但我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是:假如孟祥在拿到大专学历后,也就是在他20岁刚出头的时候,就开始从两三千块的工作干起,干到现在,事业上很可能已经小有所成。管着六七个甚至十六七个人的小团队,挣着六七千甚至十六七千人民币的工资,天天和女友约会,夜夜和朋友喧闹,日子过得闹腾而红火。等事业基础建立起来,再从容不迫地申请一些教育培训项目充实和提升自己,扩大胸怀,拓展社交、也提升自己的事业……这样有什么不好?


但现在可好,孟祥走到了一条“哲学博士”的不归路上,这条路是如此昂贵,别说学费,仅仅是办理费用,孟祥也捉襟见肘,难以支付。而仅有专升本哲学资历的他,要想进入耶鲁这样的世界名校攻读哲学博士这么一个完全要靠博览群书(而且全是外语书)才能活下来的专业,实在有点太……26岁的孟祥,在人生的泥泞路上艰苦地跋涉。


孟祥的问题,其实是我在新东方咨询中经常遇到的问题,即人生目标设置不合理问题。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本来以为经过包括我在内的各界人士的呼吁,盲目留学问题已经解决了。但孟祥的出现,提醒我这个问题依然严重,很多青年,依然因为看不清楚前面的条条大路而困顿在一线羊肠小道上。


这是平安夜,本来人们应该高兴。但我的心情,完全被孟祥的电话搅乱,根本无法聚焦。我该怎么办?


孟祥的托福能够考到90分,这很好。从语言能力,他已经拥有了出国留学的可能。但我没有劝孟祥改换另外一些容易录取和攻读的学校和专业。第一次见他我就想说,但因为孟祥的留学梦,完全建立在“奖学金”三个字上。如果没有奖学金,他决没有能力支付他的留学。而“哲学”申请者要拿奖学金,尤其他这样充其量只是一个哲学爱好者的申请人,几乎又是噩梦。自费留学?打工还债的漫漫长夜,应该已经不是一个最好的选项。


我也没有劝他放弃梦想。因为,随着我自己年龄增长,我逐渐开始怀疑我自己是否有点老朽,老是打击人家雄心勃勃的奋斗计划,而且总是以“现实主义”的名义。俞敏洪说要“绝望中寻找希望”,孟祥同学,难道不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吗?我凭什么让他放弃寻找自己的希望?


我更没有告诉孟祥,他本来还有另外一条成功之路……我没有说,因为,人生没有后悔药,但后悔药却是今天继续犯错的解药。如果他立即从耶鲁之旅的大车上勒马下车,他离自己成功家园可能更近。


当然,最最让我沮丧的是:万一他被耶鲁录取了呢?虽然我认为不可能,但“知其不可而为之”,难道不是无数成功者成功的精髓吗!这个“万一”,简直使我走投无路。事实上,支撑孟祥走到今天的,就是这个他认为是“信念”、我认为是“侥幸”的心理。


我年轻时,也有过无数后来被放弃的梦。前些时还想拍电影,但看着摄影机怎么也不对焦,原来自己眼睛已经老花了——所以决定放弃做导演,改做场记!


最后,我还想把这个难题留给我的读者:假如是你,你会怎么建议孟祥?


……


伤脑筋。人称“人生设计大师”的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设计孟祥。但我明明白白地知道,我的平安夜,已经失去了平安。对于远方一个一无所有,只有胆大妄为(其实是不切实际)求学梦想年轻人的未来,产生了深邃的忧虑和牵挂。


“上帝保佑他梦想成真”,这是我在平安夜的困惑中,为孟祥发出的祈祷。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