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2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最近,可倒霉了。

喝凉水都塞牙……

餐厅刚招了个服务员,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家的孩子,学导游的,个头很高,颜值也不错,说话办事也还可以,唯一我不喜欢的地方就是觉得略邋遢,若是稍微靠近一点,能闻到她没洗头,袄也有股味道,毕竟是女孩子,咱也不好提醒太多。

试用期工资是4千元,无社保,试用期满后,6+社保,你现在去大饭店看看,服务员要么是大妈,要么是暑假工,年轻姑娘都去当网红去了,谁当服务员啊?!

前段时间,本地朋友去了趟拉面哥那里,他回来跟我讲,那里很多人值得认识,一问就是粉丝数百万,他非让我去逛逛,说有很多写作题材,我就借出门写生的机会过去逛了逛,别说他村了,就是整个乡镇都跟赶集似的,N多在那直播的,与我朋友谈的观点截然不同,我问一个尴尬一个,直播的嗷嗷的,多少在线观看的?三个五个,十个八个,天成说的对,看看他们这么努力,都怪心疼的,全是屌丝,渴望成名的,所以才努力蹭每一次热点。

言归正传。

自从端庄给了建议后,现在入职手续都比较正规,需要签五份协议,有个人资料介绍,有员工规则,有具体职责,有保密协议,还有啥来?我记不准了,表已经发给她了,让她拿回去读读,三天后签订。

上班第一天,我们就会给买人身意外险。

这是谁给的建议?

蛋糕店的女老板,她投了100多万开了个蛋糕店,有个员工下班路上撞死了,她没给员工买意外险,她自己掏腰包赔了100万,而且因为家属过去拉横幅,导致蛋糕店也黄了,她跟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是陪我爬孟良崮,穿高跟鞋爬上去的,绝对是个狠人,她说,我从记事起就没怎么哭过,因为这个事我夜里哭了很多次,就是觉得憋屈,但是又没处说理。

导游上完第一天班,晚上店长给我打电话汇报工作,我顺便问了一句,那小姑娘行不?

店长说,还行,就是馋。

我说,刚开始干,都会馋,叮嘱别吃剩菜就行。

她说,这些,开会的时候我都强调了。

可以这么说吧,大饭店的服务员,没有不吃剩菜的,特别是一些高档宴请,很多菜可能一筷子都没夹过,服务员会组团过去收拾,一边收拾一边吃。

我们这边有两点要求,一是不允许吃剩菜,二是不允许打包。

而且我对他们真的很好,一般餐厅都是给员工做大锅菜,我都是建议厨师留小样,就是每份菜多炒一点点,留出来,积少成多,他们自己吃的。

包括,平时我过去,也是跟他们一起吃。

次日,店长给我打电话汇报工作,说小姑娘总是捂肚子说胃疼,店长还跟我调侃了一句,是不是偷吃东西吃撑了?

我说,年龄小,吃什么都能消化。

也没当回事。

第三天,上午10点左右,店长给我打电话,说导游请假了,说胃疼的要命,说是这几年一直在吃中药,这次疼的受不了,要去三甲医院看看。

我说,可以。

我也没当回事,甚至这么想,可能是她不喜欢当服务员,干够了,找个理由溜了,但是不能说是我撵走的,是你自己不愿意干,对不?

到了下午,店长给我打电话,说她已经在医院了,说这姑娘快不行了,进ICU了,要我抓紧联系她父母,要下病危通知书了。

我问,咋回事?

她说,我也搞不明白。

我问,你咋知道的?

她说,她办住院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可能短时间内不能上班了,说需要填个紧急联系人,她父母不在这边,这里也没有亲戚朋友,问能填我的吗?我说可以的,后来医生给我打的电话,说人不行了,让我抓紧过去。

我问,什么病?

她说,具体咱也不知道,听护士讲,她去洗手间,不知道是吐血还是便血了,接着去跟医生说了,医生们就把她推走了,也就是半小时就进ICU了。

我一听,吓坏了,主要是我最近很倒霉,眼皮一直也在跳,我总觉得还有更大的事要发生,难道是这个事?上班两天,死在我这里,我怎么交代?

我还没有她父母的电话,是我表弟介绍来的。

我又联系我表弟,让通知她父母。

我接着往医院赶。

现在病房区不让进,必须要有陪护证之类的,打电话找骑友是可以的,但是我觉得太麻烦,而且我怕他们喊我喝酒,这些医生超级能喝,所以我必须神不知鬼不觉的来,算了,我还是当个戏精吧。

我去正门,装的很匆忙,门卫问我:你干什么?

我说,这不,打电话说要动手术,没钱了,让我给存钱,我也不知道在哪存?

放我进去了,还很热心,朝缴费口指了指,那就是。

医生不是更爱惜自己的身体吗?

也不是,可能看透了生命的本质?反而活的更洒脱,今朝有酒今朝醉,特别是几个精神病科的朋友,在谈到孩子教育时,他们的想法超级奇葩,没想过要孩子有什么出息之类的,观点是:只要孩子没有精神类疾病,就是成功,就是幸福,反正这是一个饿不死人的时代,怎么都是一辈子。

洒脱不?!

因为,他们见过太多的病人,见过太多的痛苦,说个最简单的,一个自闭症至少毁灭四个大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进了病房楼,我先找到店长,然后又去咨询医生,到底咋回事?昨天还好好的,咋突然就这样了?

答复是:糖尿病+高血压!

而且,是很严重的。

这个时候,我打电话给会计,让过来给充钱,行不行的,咱先给充上两万块钱,会计不同意,理由是这不是工伤,也不是意外,你现在有任何付出行为都会被赖上的,咱只能做礼节性的,例如帮着跑跑腿之类的。

好残忍。

我也预演了一些方案,例如她家人闹之类的。

晚上,她父母赶到了,她父母都在五莲打工,专程跑回来的,也没责怪我们,反而跟我闲聊了一些家常,问我父母身体怎么样之类的,我问他们知道丫头有糖尿病+高血压不?说是不知道,也从来没体检过,只是孩子有胃病,经常吃中药,跟他们聊了一会我就走了,写了个电话号码给他们,有事就联系我。

我安排店长弄点饭菜给送去,店长给我打电话,说导游父母很感激,说是不好意思麻烦咱了。

我心里落了一块石头。

我联系了我同学,她在ICU工作,我想了解一下病情,是好的概率大还是坏的概率大?我同学说主要是监护,前期有小面积的内脏出血,现在主要是预防大面积的,整体问题不大,病人感觉良好。

次日中午,我同学给我发信息,说是状态良好,考虑转普通病房了,毕竟年轻。

我又跟会计商量了一下,我认为这个事,我们早晚都是要出钱的,既然早晚都要出,咱为什么不先出,把人家的嘴给封上呢?

会计说,董老师,这个既不是意外,也不是工伤,你何必非要当这个冤大头呢?人家都没提,你自己先急了。

我说,这就是我的特殊性,不是说我心善,而是与我有关的事,都容易被贴标签,特别是又沾亲带故的,还要考虑我父母的名声。

她问,董老师,你是计划拿多少钱?

我说,2万。

她说,那我根据实际情况给开支吧,上限是2万,少了也可以,行不?

我说,行。

她说,那我说说我的想法,我去问问这两天花了多少钱,要是少的话,我一次性给结算了,后续咱就不管了,若是他们觉得过意不去,以后给退回来,你也收下,行不?反正我觉得,若是正常家庭,能讲通道理的,这个钱他们拿不起来。

我说,行。

会计过去结算去了,两天花了11千多。

然后也跟她家里人说好了,家人也很感激,说不好意思的,会计说是老板先帮着垫付的,别的也帮不上什么忙,现在状态很好,应该也不需要大的治疗了,就是打打针,康复一下就可以出院了。

据我同学的那个说法,这个康复可能是非常漫长的,几年甚至几十年,胰岛素是需要长期注射了。

会计回来后跟我讲:董老师,其实这个钱你真没必要出,纯粹是没事找事。

我说,咱的情况特殊。

我就在想,我最近到底咋了,得罪谁了?被扎小人了?咋这么倒霉?前几天我骑摩托车在地下停车场,拐弯时一个车按了一下喇叭,我接着一刹车,后轮摆了一下,车子没摔倒,裤兜里的手机甩出去了,屏幕摔了个稀烂。

还有,我在等红绿灯时,一个拉大杨树的大货车转弯,树头直接就跟扫把似的把我大猛禽给扫了,一整面全是划痕,没伤到车漆,但是需要更换车衣,也要几千块,司机也怪可怜的,C1证开黄牌车,超高超长,希望我别报警,帮我修车,问我大约需要多少钱?我说三四千块钱吧,他诉苦了老久,我说那你二选一,要么就是公事公办,后来很不情愿的给我转了3千块钱,转完钱很生气的说:你们这些人,就是吃饱了撑的,故意开好车出来害我们的。

昨天刚发生的,我还发了个朋友圈。

事事不如意。

我就在想,我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前段时间吃兔子?我妹夫剥皮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着,刚开始那兔子还会动,难道是兔子精在报复我?关键是我除了吃以外,我没做过什么啊,无非就是拿舀子给我妹夫浇着水冲洗。

还有,就是前几天我去拉面哥那边的山上写生,我停在了一个悬崖边上,这个地方应该经常有人来露营,还有避孕套啥的,我特意拿扫把扫了扫,有个扛锄头的大叔过来,我跟他聊了几句,他说:这个地方待不得,前几天我们村刚有人直接一头连车带人下去了,当场就摔的死死的了,车现在还在下面。

我问,没看清路?

他说,走亲戚,喝了五碗白酒……

难道让他附体了?

还有,就是我想了想,最近跟哪个女人在一起了?有些女人就是炸弹,只要你碰了她,就是倒霉+倒霉,我之前遇到过一个女作家,跟她在青岛握了握手,回来的路上下大雪,我车在高速上直接撞护栏了,轮胎撞掉一个,没敢跟媳妇说,直接打电话让保险公司给拖走了,那时我父母家还在农村,次日我们一家三口回农村老家,我开我的备用车,那辆白色皇冠,在路上扎了两个轮胎,扎一个轮胎的概率就够小了,竟然10公里不到,两个轮胎扎了。

那时,我还在支付宝上买基金。

买的不多,两三万块钱,一天亏了1千多,差不多相当于我现在一天亏10万的概念。

我就在想,TMD,真是阴沟里翻船。

她呢?

吸走了我的精华,说回去好运不断,出版社给她打电话,说她有散文入选了中学选读教材,要给她出精装版散文集……

这个女作家能灵到什么程度呢?

几年后,应该是2018年或2019年,反正我骑公路车的日子,她又来找我了,是我买了她一千册书,她来帮我签名,我特意逃避她,让同事们租了个会议室,直接在酒店里签,可是她还是想见见我,我想那就一起吃个午饭吧,午饭见了面,告别时跟同事们一起挨着跟她握了握手,然后她就去青岛了,她不是青岛人,她要从青岛转机,包括第一次见面也是她到青岛开会。

送走她,我就去骑车了,那时我每天50公里。

17公里处,我碾到了一个小树枝,然后我摔出去了老远老远,我脚还在车踏上,上着锁,我也起不来,到处都摔麻木了,也不知道到底伤的如何,过路的车怕担责任,也没人敢停,我就那么躺着,躺了好长时间,我感觉有知觉了,我把锁鞋解开,然后爬起来,发现骑行服胳膊一侧摔烂了,一侧血肉模糊了,而且擦进不少沙,手腕有些疼,我叫了救护车,来了接着把我袖子给剪了,在车上就给我清理了,用双氧水洗创口,感觉是用硫酸洗的,疼的我嗷嗷的。

然后问我哪里不舒服,让我活动,初评是桡骨骨折,因为手腕无法抬起,剧烈疼痛。

去做双源CT……

我那些骑友帮我找关系,不让我付费做,意思是把我带过去,一分钱不用花,省800块钱喝酒多好?

他们都在CT室等我。

我偏不,我非缴费。

把我那骑友大姐气的:你让钱烧的!

拿结果很费劲,大姐直接去CT室帮我找专家看了看,答复是桡骨没有问题,是手腕的软组织和蘑菇头损伤,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自然愈合就好。

从那以后,我就除了参加海南骑行、太湖骑行这类大活动外,没再摸过自行车,我恨死那个女作家了,你咋这么灵?第一次是咱钻了阴沟,咱认,第二次能隔山打牛了,还了得嘛!

书,直接让我在朋友圈送了。

就跟送瘟神似的。

想了想,貌似我最近也没招惹什么女人,关键是到了我这个年龄了,对那些事也不执着了,也觉得没啥意思,全是炸弹,只是有些当时就炸,有些是定时炸弹,有些是哑弹……

咱要尽量的规避这些事,不能千里之堤毁于一穴。

想了一圈,貌似真没有,曾经有过一闪而过的念头,但是后来也放弃了,我预定了一辆MINI CLUBMANJCW版,后来我车友跟我讲,这个车不能买CLUBMAN,就买三门的,最短的,MINI的灵魂在于小,长了就没意思了,让我去退或换,我想,要不就退了吧,一来一去,跟里面一个离异的娘们认识了,她问我做什么的,咋想着买个玩具车?我说我是上班的,我爹当点官,她都信,我那段时间的确像上班的,我也的确在上班,每天都是衬衣+夹克,她要加我微信,我就用小号加了她,然后一起约着爬过山,好几个人,晚上各回各家,晚上我在微信上勾搭了她:你说,一起爬个山,也没搞个山震。

她说,在你后面,看到你那大屁股,我腿都软了。

她很有进攻欲。

过了一段时间,她跟同事去影视基地搞拓展训练,问我有空不?我离那边很近,我就开车过去了,我为什么对她没有提防?主要是我觉得她并不知道我是谁,对我事业没有威胁,在车上亲了亲?具体我也记不准了,是她提了一个事,让我没有念头了,她说自己有三万块的信用卡需要还,还说自己弟弟有小儿麻痹症……

她手总是乱抓,我没让,因为当时我就把她定义成了鞭炮了,虽然不是炸弹,但是她目标明确,就是希望我能借给她3万元,她还信用卡,她是暗示我。

后来,也没再联系我,她这个职业这个位置都决定了,她不缺玩伴,我经常能刷到她抖音,下面很多回复的。

那天,股票也跌了8万多块钱。

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迷信,有的人来找我,我一看股票,哇,今天涨的这么好?就觉得是他给我带来了好运,同理……

这就如同群里怎么赞美我:自从收了董哥送的礼物,股票一直在创新高!

结果,发现,最大的倒霉事,还不是服务员住院了,而是我哥又出事了,年前被调查问话的事,觉得没事了,结果毫无动静的又复发了,直接进入了司法程序,我第一时间去给办了取保候审,从交的保证金能看出来,事不小。

我再次跟他谈了谈,你到底招没招?

他说,没有。

使我想起当年我骑友分享的一个观点,嘴最严的两类人,一是村长系列,二是工程人系列,他们都没啥文化,但是就是嘴硬,你打也好,骂也罢,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只要你弄不死他们,就没有任何办法,为什么?他们很明白,一旦招了,要么是一个家族完了,要么是再也没有机会做生意了。

我哥绝对有那股狠劲,倔强,何况现在一切都很文明,没人打没人骂。

我没敢直接公关,很容易被拿捏住。

我去了趟济南,找了一位女读者,女的比男的简单,男的容易想钱想物,女的内心柔软,只想帮你,我就问她:你帮我打听两个事:

第一、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第二、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很快就有了答复,是我哥给了当事人20万现金,当事人已经招了,认定为行贿,还有,就是这个案子去年八月份就已经立案了,还问我们为什么在被问话的时候不第一时间去解决?

我说,当时感觉没事了,人家问的很客气,第二天就走了,也没说不让乱跑之类的,这期间我哥还四处跑,去了趟广西。

她说,最坏的结果,就是实刑,而且概率很大。

我知道了以后,接着找我哥对,我哥说已经交代过20万的事了,的确是有,但是是借给人家的……

我说,你傻还是咋着?你借给人家钱你要过吗?你怎么证明是借的?

他说,当时给我写过条。

我问,条呢?

他说,你也知道,我搬了两次家。

我说,你以为人家听你说?法律是讲证据的,你这么说,基本等于你招了。

他说,我说过了,是借的。

我说,你就是个傻子,被人套路了。

这个案子唯一的好处是什么?就是那个当事人已经宣判了,我哥这些都属于案外案了,属于余案,这算好处,坏处是什么?是异地办理,也在山东,但是不在我们这边了,这样难度系数就比较大。

我娘去找我五姨,我五姨说我哥得罪了黄鼠狼大仙。

更奇葩的是。

我哥说,去年真打死了一只黄鼠狼,不是打死的,而是在路上压死的。

平时他也不迷信。

因为这个事,听了我五姨的,给黄鼠狼大仙叠了元宝,糊了衣服,去当时压死的位置烧了……

我们俩最大的分歧在什么地方?

我认为,应该当生意去谈了,一定要争取免于起诉,否则,以后你家娃怎么当兵?怎么当公务员?怎么当生意去谈?我们去当地找黄牛,什么样的黄牛?大律师就可以了,让直接开价。

我哥我嫂以及他舅子,就那个在保定当军官的,三人的观点是相信法治社会,一定要去北京找大律师,直接做无罪辩护。

而且,这种认知冲突是不可调和的。

我带着小律师给我哥科普,我哥直接不见,跟我讲:你整天跟这个骚娘们在一起,也没正经事,她什么时候打过这么大的官司?你能听她的吗?

小律师的观点跟我是一致的,就是当生意去谈。

这里面更升级的冲突是什么?

我和小律师的这个方案是有个前提的,就是认罪,我错了,我是初犯,我积极忏悔,从而被放过一马。

而他们三个人的观点是什么?

我借钱给人家,为什么成了行贿?大不了让当事人出来亲自对证,你就说当时你是不是说你借点钱?

我嫂子还真的跑北京去了。

使我想起了我见过的一些在大城市开律师事务所的老乡,他们打的很多官司其实就是降维打击,全国各地代理案子,一旦觉得不公平,就在微博上叫嚣,给地方法院施加压力。

我问小律师,这些北京的律师来咱这些地方好使不?

她说,都是臭狗屎,是大家自己想象的,觉得来个北京的律师,咱这边吓的要命,其实根本白搭,起反作用。

案子很快到了检察院环节。

我们双方还是不可调和的,特别是保定,专门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作为老百姓,遇到事就想妥协,想找关系,那么谈什么清白?咱不应该相信法律吗?既然人家承诺可以做无罪辩护,咱为什么不试一试?何必非要认罪呢?

我一听,也不想说什么了。

这里面有个很关键的环节,是他们都不懂的,为什么偏偏找到了你?你没点数吗?容易激怒人家,下决心把你送进去,那时仔细扒拉扒拉,可能就不是20万的事了,其实这20万当时还真是借的,为什么?

这个事有个很大的翻转,就是我哥发动全家找,真把借条找到了。

但是,我还是决定要按照原先的思路走,因为你这个案子,其实属于余案,就是既然找到你了,不可能真的让你跑了,但是可以转化结果,例如免于起诉,但是该处罚的处罚,该上缴的上缴。

所以,找北京律师来绝对是错误的。

我拿着复印件去提交证据,带着小律师一起去的,人家直接不见,小律师跟我讲,看到了吗?一是闹顶了,二是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其实大家心里很明白,你说一个负责项目招商的,你又是项目方,咋可能没有利益输送呢?你非咬着牙硬扛是不合适的,前期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到这个环节了,是不合适的,若是当时就把这个证据拿出来,可能就真的就没有后续了。

因为这些事,我嫂子就差直接骂我了。

还有,就是我和小律师的观点,几乎是所有本地律师、朋友给的相同或类似的观点,所以他们才觉得我们愚昧,一定要让北京律师来让他们试试厉害,专门跑去咨询,说是可以做无罪辩护。

你这么想,想折磨你不是太简单了吗?做无罪辩护是吧?不允许你取保候审了,小律师跟我讲,你别再多说了,你使你的劲,他使他的劲,但是有个原则,你不要在微信上跟他说太多,容易成教唆罪。

北京律师来了,根本不是我嫂子说的人家承诺无罪,而是无罪辩护多少钱,缓期多少钱,但是前期并不干预,也就是说一定会起诉,他希望自己就跟电影里的老外律师似的,现场无罪释放。

你是傻子吗?!

而且,感觉很年轻,太嫩,傻乎乎的。

我哥见了,可能也理解了我说的一些事,我再次帮他理了理思路,就是你现在有借条了,其实你可以去认罪了,就是当时感觉他对咱可能有好处,他恰好问咱借钱,就借给他了,没考虑还不还的问题,但是的确是借了钱,这不,借条在这里,我的确错了,有送他讨好他赚点便宜的心……

他决定去了。

有些时候,是需要绝对的倔强,有些时候,需要绝对的服帖,这取决于阶段,就是因为是法治时代了,所以才不能听北京那些大忽悠的,小律师说了一句我认为很经典的话,你没事为什么抓你?咋没抓别人?既然决定抓你,在不是抓错人的前提下,基本是有百分百的把握。

我哥现在预期已经降低了,争取缓刑。

我为什么半个月爬了三次泰山,就是给他祈福的,四个字:否极泰来!

好在?

爬一次好一次!

最新进展是去做笔迹鉴定去了,看借条是否是临时伪造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659.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