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4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老领导找我订餐。

帮他战友订的,由他来买单,让我给准备10人餐,一半辣一半不辣,这个辣不是山东的辣,而是要求四川的辣,因为有部分客人是从重庆来的。

我说,没有问题,放心好了。

山东的辣,是纯粹的辣,就是辣人的辣,特别是本地那些小吃,例如凉皮、炸串,很多都掺辣椒精,辣的人嗷嗷的,而闻着呢?没有任何味道,我办公室同事刚毕业,还是学生饮食习惯,中午我们集体聚餐,她去买凉拌小菜,我跟她讲过我不怎么吃辣,她说跟老板说的微辣,结果也把人辣个半死,我经常给大家科普,就是学生是一个样,工作是一个样,人改变、升级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就是饮食结构发生变化,例如咸菜是不是应该停掉?那些炸串是不是不买?就是我希望我们每天桌子上的菜是比较上档次的,什么叫档次?就是从饮食结构讲,比较合理,例如自己煮的牛羊肉,自己炒的青菜,比出去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吃强,这个东西呢,改变还是需要时间的,前段时间我还写过一个年轻老师,在学校门口买煎饼卷串,脏乎乎的感觉,说明她毕业没多久……

四川的辣,一种带香的辣,闻着特别香。

我们家厨师做川菜也不错,但是仅限于半成品系列的,例如回锅肉、口水鸡、手切香肠,好吃的根源是食材正宗,我媳妇就是四川的,我连襟一家在四川那边是开饭店的,互通有无,我过去是很喜欢吃回锅肉的,厨师就摸索着给我炒,然后我不断的提意见,越来越正宗了,连我媳妇都觉得炒的不输我姐夫,而且我们的专业和特色体现在摆盘上,更上档次。

老领导把他战友微信推给了我,说见过面,一起喝过酒。

我理解了,就是他们过年时聚会,我遇到了,过去敬了个酒,但是也记不准,他们400多个战友,最终年年聚的就这么五六个人,主要是很多人已经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了,即便战友感情再深,也坐不到一起了。

他们都算是比较有出息的,有当老板的,有当局长的,而且,他们几个,都不是退伍,而是转业。

既然是转业,就是干部出身。

战友加了我,回了一句:给您添麻烦了。

我说,哪有,很开心为大家服务。

他说,久闻大名。

我说,过奖。

他跟我对了一下时间、人数,我确认了包间以后,发信息给他,他说会安排侄子提前过去布置一下。

我问,是有主题吗?

他说,定亲。

我问,咱自己的事?

他说,儿子。

我说,那我一定给搞好。

他说,小范围的,就是两家人吃吃饭。

我说,放心好了。

定在了二月初八,大日子,上午跳完绳我就过去了,这等于双重委托,又是定亲宴,马虎不得,我们对上菜有个要求,就是在摆盘前,仔细检查一下有没有毛发,苍蝇这些都是可以规避的,但是毛发是很难规避的,就是肯德基也做不到百分百,但是二次检查会避免。

小的宴请,一根头发无非是退个菜。

大的宴请,一根头发就需要赔一桌。

我过去的时候,他侄子已经在了,烟酒都拿来了,还摆了一些气球、彩灯,我过去看了看,这个侄子一看就是从农村上来不久,虎头虎脑的,我跟他讲,气球是可以放的,但是彩灯没必要,因为不协调,他说是他叔安排的,那我就没说什么。

桌子是自动旋转的,平时都是顺时针。

他说桌子转反了。

我说,没转反。

他说,转反了。

我以为他是个草包,没想到还读过书,连地球公转与自转都搬出来了,跟我讲,世界上大部分东西都是逆时针旋转的。

我懒的跟他计较。

由他去吧,傻蛋!

为什么要顺时针旋转?

例如我是主陪,在我右手边的是主宾,菜从我对面上桌后,肯定是顺时针旋转到主宾的位置,由他先夹,咋可能逆时针在大家面前转一圈呢?

还有,顺时针有顺风顺水的讲究。

什么地方的桌子是逆时针的?

你若是说白事,那么桌子就会逆时针旋转,意思是希望他别走,回来。

10点左右,战友来了。

的确很面熟。

我请他到小屋喝个茶,他侄子被他安排着去接人去了,说是从青岛机场坐机场巴士到莒县,然后咱这边派人过去接,算是亲家母与亲家公。

我跟战友聊聊天。

我问,儿子多大了?

他说,86年的。

我问,在哪上班?

他说,XX局。

我问,咋才结婚?

他说,草他娘,二婚!

听他讲讲,这个儿子也很奇葩,上班吊儿郎当的,喜欢上网,前妻是同事,家境也不错,父母都是公务员,媳妇生二胎时,他跟重庆这个姑娘勾搭在一起了,这不就离了婚,谁劝也白搭,就是铁了心了,关键是重庆这个也快生了,而且呢,重庆这个拿捏到了七寸,你不结婚是吧?那我就去闹,把你工作给闹没,对于他们家而言,孩子的工作大于天。

我说,现在年轻人,活的通透。

他说,通透他妈了个B,从小娇生惯养,我们那个时候计划生育紧,我们大的是闺女,83年的。

我说,跟我一样大。

他说,85年,我们要去打越南,临出发我请假回了趟家,算是偷着有了这小子,我在家就是单传,上战场这个事你不一定能回来,所以请假回来办了这么个事。

我说,打仗不是79年的事吗?

他说,79年是大打,后来都是小打,一直持续到90年,79年以后就是全国各个军区换防,基本就是把他们当连靶场了,但是依然会有牺牲,而且山东兵的特点就是重情重义,关键时刻就是山东兵顶上。

我问,去的时候害怕没?

他说,没有,就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回来以后害怕,团长把酒碗一摔,所有人都跟着摔,真是视死如归。

我说,不是有句台词嘛,干了这碗酒,烈士陵园见。

他说,你说的是《高山下的花环》,我们去的时候,这部电影都上映好几年了。

我问,你当时是什么军衔?

他说,副连。

我问,你们几个都是吧?

他说,那个老刘,他是正连,其他几个都是排长。

我问,是不是你们那个时候牺牲就少了?

他说,比较少了,也有。

我问,干部会不会要安全一些?

他说,84年以后,要好,79年的时候,你看《高山下的花环》就知道了,那时没有军衔,而且有点类似长期责任制,例如我带的兵,是我长期一点点带起来的,就跟自己的孩子似的,而且战场上,我们要身先士卒,结果连长、排长都牺牲了,整个战斗力接着就没有了,就跟没有头的苍蝇一样,后来恢复了军衔制,战场以军衔为指挥标准。

我说,看美国战争片,这点很明显,战场会不断切换指挥员。

他说,现在要是打越南?不需要一兵一卒,国家越落后,战争越是绞肉模式,我们那时打仗哪有什么空军?跟50年代的打法没区别,要是放在今天?直接把越南推到海里。

我问,你们当兵的时候,是不是很吃香?

他说,我小舅,一直娶不上媳妇,相亲的时候借了我的黄大衣,娶了我妗子,结婚以后才知道黄大衣是借的。

我问,当年越南为什么敢跟我们试试?

他说,那时,我们还是太穷,刚刚改革开放,越南其实是苏联的马仔,那时我们跟苏联搞的不好,苏联把大军都布防在了我们边境线上了,随时开进,为什么我们不允许恋战?打到河南就退回?因为我们没想过要去侵略他们之类的,就是教训教训就完事了,核心是预防他大哥的反扑,我们的主要兵力当时都布防在北方一带,准备迎战苏联老大哥,根源是我们当时太穷了,今天俄罗斯敢跟我们呲牙吗?直接弄死他。

我问,核武器当时是不是杀手锏?

他说,绝对的,等于我们俩来约架,手里都握着一个手雷,随时准备同归于尽。

我说,之前我一直都觉得俄罗斯挺富有的,去了几次发现,俄罗斯是国富民穷,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他说,地理位置也不行,太冷。

我问,有没有去给小学生讲座?

他说,越战战士很多去做爱国主义讲座的,我们比较少,主要是我们是后期换防部队,以炮为主。

我问,恨越南不?

他说,年轻的时候会,现在可能年龄大了,对很多事也想开了,此一时彼一时,你看欧洲各国跟德国也都友好往来了,我们跟越南跟日本也都正常建交了。

我说,根本还是要国富。

他说,肯定,过去我们落后习惯了,大家有钱了就想移民,最差也送孩子出国留学,这次疫情给大家上了一课,至少很多人灭了移民心。

我说,这点变化的确特别大,包括我刚结婚时,媳妇也在学英语,她始终认为自己会移民,包括我们很多朋友都会去拿绿卡之类的,这几年都没有这个想法了,换句话说,能在上海或北京扎下根,难度远超移民大部分国家。

他说,把国内日子过好就行了,别乱跑。

我说,看《高山下的花环》,我看死亡抚恤金才550元。

他说,因为这部电影,提升到了2000多。

我问,550元是什么概念?

他说,你可以自己换算一下,那时工人工资三四十块钱,干部能到四五十块钱,一直都是执行的旧标准,还有,就是我们这个年代的人,都是兄弟姐妹三四个,从清朝以来就战乱不断,在过去打仗死了连抚恤金都没有,550元既有国家的难处又有国家的心情,《高山下的花环》里也提到这一点,基本都是兄弟好几个,包括挑尖刀连也是这样,独生子不允许上,过去义务兵哪有工资?现在都有工资,国家在进步,时代在进步,关键是我们都富有了。

11点左右,他接到了侄子电话,说是接到了老两口了,我们俩又坐了一会,闲聊了点家常,他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也一一回答,听说我媳妇是四川人,问了我一些感悟,就是南北文化差异大不之类的?

我送了他一句话:异地婚姻产生的文化冲突是不可调和的。

他叹了口气。

我问,这个儿媳妇多大了?

他说,93年的。

我问,头婚?

他说,是的。

我问,做什么的?

他说,影楼的化妆师。

我问,以后在咱这边?

他说,是的。

我问,怀孕多久了?

他说,四个月了。

说着说着,小两口来了,男孩人高马大的,很有礼貌,戴个眼镜,女孩个头比较娇小,眼睫毛接的老长老长的,就跟我们门前的雨蓬似的。

长的还是蛮漂亮的,穿个低领毛衣,胸脯上的青筋很清晰。

肚子不明显。

他们进了房间,我就准备走了。

我倒车出去的时候,战友侄子正好开车过来,我让车位给他,我看下车的两个老人,应该是农民出身……

战友也闻讯迎出来,仿佛接见县长一般,急忙亲切的握着俩人的手。

下午3点左右,我发信息问了问战友:可满意?

答复,丰盛、可口、得体。

我回了个抱抱的表情。

我又问了问他战友也就是我领导:安排的应该没有给您减分吧?我额外给送了几个菜。

也是满意的答复,我这个领导其实已经退休了,但是他很在意面子,若不是这一点,我是不会来特意给盯着的,转业干部跟地方干部普遍融不到一起,地方干部对他们的评价就是:爱喝酒、爱吹牛、业务能力不行,这些转业干部其实普遍是有落差的,在部队上,他们的内裤都有人给洗,而回到地方上呢?大家貌似不是那么虔诚。

这一页,翻过!

有年,我去河北大城看红木,顺便约着河北的读者一起聚聚,还设计了一条游玩线路,去石家庄泡温泉,去爬五台山,回来再去大城。

当时,有个女读者,重庆的,她在深圳,问我能参加不?

我说,我们只针对河北的读者。

她说,我只是想跟着你们一起走走。

我说,那好吧。

石家庄集合……

这个女孩,年龄不小了,71年的,戴个八角帽,一看就是重庆女孩,又辣又娇小,她跟石家庄一位读者认识,石家庄的那个读者是开连锁酒店的,见了面我才理顺关系。

石家庄的这个男读者很儒雅,有学者风范。

暂且称他学者。

学者之前在深圳一家五星酒店工作,副总,八角帽在五星酒店是餐饮负责人,俩人谈过恋爱,准确的讲,八角帽追学者,应该追了很多年,甚至可以说,他成了她近二十年的精神寄托,所以给谁点赞,他评论谁,她都会去追求,她并不关心我是谁,只是他关注我从而被她发现了。

学者对她无感。

这个能看出来,当然肯定睡过。

你知道她爱他能到什么程度吗?他不怎么搭理她,她吃一口饭看他一眼,没人的时候,她会嚎啕大哭,也不倾诉。

深爱一个人。

她要到石家庄看他。

他不让。

所以,借了这么一个机会,偷偷的看一看,但是他为这个事很生气,觉得她的出现打破了他的秘密,还有就是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家庭,他在石家庄是有家庭的。

中途,让他哄走了。

哄她的时候,她在他怀里哭了好久,她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就是想看看你,你过的很好就行了,你别管我,也别劝我。

肯定是劝她找个人家。

原来,一个人可以痴情到这种地步?

后来,我去深圳,她在亚运村那边一家五星酒店工作,问我要不要过去住,很便宜,四五百块钱,我说既然这么便宜就不用帮我付了,我自己付,你请我吃饭吧。

她说,好呀。

见不到学者时,她又是另外一个人,自信、气质,而且有雷厉风行的感觉,怎么形容呢?御姐!

她说自己的妈妈是中学老师,爸爸是军人,前几年都走了,她算是个孤儿了,原先有两个哥哥,一个埋在广西,一个埋在云南麻栗坡。

又哭成了泪人。

说她父母那一代人,是真的爱国的一代人,能舍得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一线战场,还觉得是骄傲,是荣誉,说她爸爸走的时候,一直歪着头在看挂在墙上的军功章,自己的,俩儿子的,都跟着他一起下葬了。

我很好奇,她为什么不替学者生个娃呢?

她说,我不大喜欢孩子,我觉得这个世界是苦的,我不想让孩子来经历这些。

我问,这些年,一直都这么为他守着?

她说,说了你可能会鄙视我,其实我有男朋友,这些年也换了不少,只是他一直都是我心底最痛的人,就是想起他来,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我说,一个是远水,一个是近渴。

我们餐厅住院的那个小姑娘,后续如何了?

出院了。

没有继续来上班,主要是我们也不想用了,她倒是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起帮她垫付的医疗费,说她攒了钱还给我。

我说,你不用着急想这些,先安心养好身子。

她说,问题不大了。

说是还,其实基本是肉包子打狗了,我也理解,只是等她出了院,一切风平浪静时,又觉得有一丝委屈,当时这个钱其实主要是防御性的付出,是怕她闹,毕竟上班期间住的院。

发现没防御到什么,就会觉得委屈。

委屈咱也不能欺负她,毕竟有点亲戚,这不同于那个土老板,女职工切了个手指,花了3万,他越想越委屈,后来把小姑娘给睡了,才感觉这3万不白花,这个土老板很有意思,现在已经进入全新的境界了,说是阳痿以后感觉人特别正,生活也变的简单了,他现在跟我的主要链接是买书,买书也不完全为了买书,他需要我给他正规开票,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中小企业不缺钱,缺的是票。

昨天,我还遇到他了,在停车场聊了几句。

他说了一句我认为不该是他说的话,他给我看税单,他说自己那么小的企业,一年贡献300万的税收,说自己也没啥大的野心,就是一句话: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一家受人尊重的小而美企业。

我说,那要少切着手指。

他哈哈笑了,使劲拍了拍我: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些土老板,大部分都是我骑摩托车认识的,现在这些大叔普遍不喜欢女人了,喜欢摩托车了,很多人买了以后连骑都不骑,只是摆在办公室好看,但是也成了一个有意思的圈子,大家没事聊聊天,骑出来兜兜风,后面还带安全气囊,一刹车还出声:你真坏……

我现在也很少开车了,日常通勤都是摩托车,连VESPA都很少骑了,我现在骑的是一辆七八千块钱的雅马哈踏板,跑的可慢了,小马拉大车,不好玩,但是代个步很有意思,丢了也不心疼。

我叮嘱服务员,出院了,但是呢,还是要小心,医生怎么叮嘱就怎么听,别听些歪门邪道。

结果,她来了一句:我妈说XX镇有个干针灸的特别牛,能治糖尿病。

我一听,算了,由她去吧。

也许治好了呢?!

使我想起了一件往事,云南有个猫姐,前些年在互联网圈很活跃,也写文章,还搞旅游小镇开发之类的,想起来了,她是我2012年去拉萨的队友。

猫姐后来代理了个产品。

什么产品?

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化学物品。

为什么叫化学物品呢?

它不属于药,只是一种特殊结构的钙,还有分子式标在盒子上,算是小实验室出来的,这个钙离子比较活跃,遇弱酸就分离,很容易被吸收。

猫姐给我科普,人类大部分疾病,其实都是缺钙起因的,包括尿毒症之类的。

我是理科,而且是博士,肯定不信这些。

关键是,猫姐还送了我老多老多。

我以调侃的方式在文章里写了这个事,结果咋着?

不少读者,特别是家里有疑难杂症的,竟然纷纷找到了猫姐,也就是所谓的病急乱投医,我也就当笑话看看。

最奇葩的是,我们这边一家连锁餐饮店,里面有个女员工,尿毒症,她也求助了猫姐,为什么说奇葩呢?因为没多久,她竟然给我写感谢信,说感谢我让她认识了猫姐,救了她的命。

不用透析了!

哈哈,哈哈,哈哈……

我只想笑。

还有一个,是河北的,头发快掉光了,吃了以后,头发竟然长出来了,不仅仅如此,他还来找我商量,要把这个包装成生发秘方,在网上推广。

我可能是读了个假博士?

我无法解释这一切了。

最终,貌似都发展成了玄学。

我现在为什么不写中医了?我另外一个哥哥,算是亲哥,我大娘家的,他在国外当医生,经常推广针灸之类的,他学的是现代医学,但是他信中医,经常回来花高价钱出去学习针灸之类的,包括放血疗法他也经常用,尤其擅长艾灸。

他上次回国就训我:国家在大力扶持、推广中医,你反对?就你能?

我哥说的他学针灸的那个师傅,就治好过糖尿病,N多病都是可以通过针灸治疗的,我是从来不让在我身上试,一准备下针我就说:你知道吗?这个东西容易扎的半身不遂。

最近又快回国了,不过现在回国很费劲,光隔离就要一个月。

他说不让我写以后,我就不写了。

还给我科普了三大原则,专业术语叫三大隐形法则:A,一个看似不合理的事情背后必有我们不知道的合理逻辑;B,同一件事情你不知道的部分最终证明比你所知道的更有价值;C、真相总是冷酷无情。

一句话,你不懂,别瞎BB

从那以后,我基本就不写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690.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