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2

温馨提示:本文有偿阅读

海边,一群大妈在拍照。

丝巾在拍着不同的造型……

同学说,等我们老了,千万别这样。

我说,一定会这样的,因为这就是他们年轻时烙印下的审美,一辈子摆脱不了,同样的道理,等我们老了,我们依然会延续我们今天的审美,而在孙子们看来,就是俗不可耐。

就是,我们终究会变成我们讨厌的人。

什么人?

老人。

人老以后,会变臭,口臭,体臭,还有身上的一些习惯,也是腐朽臭,所以有些时候我还是非常佩服田朴珺的,晚上能搂着王石睡的那么香。

中国出境游的主力军是夕阳红,退休了,有钱了,可以出国看看了,有年我们跟武汉拼了一个团,去俄罗斯,他们都算是高级知识分子,学过俄语的,有的还是大学教授,结果在莫斯科的酒店门口,大妈们跳起了广场舞,我们这些年轻一点的就急忙逃离,意思是要跟她们划清界限,我们可不是一起的。

爬崂山时,遇到了一块巨石,这块巨石像个印章,就那么傻傻的立在崂山上,我用相机拍了张照片,同学问我:能拍出来气势吗?

我说,拍出来感觉很小。

实际上,这个巨石有多高呢?

40米高。

相当于13层楼。

这就是相机与肉眼的差别,有时我们看抖音上的那些越野视频,例如冲坡的、玩沙的,我们会觉得这些人好笨,感觉坡也不大,咋就上不去呢?

真到了沙漠才发现。

视频都是骗人的,那沙丘就跟山一样高。

有些沙坡就是直上直下。

别说能不能上去了,就是你连试都不敢试……

对面山上几个大字:海上名山第一。

同学问,那几个字是谁写的?

我说,武中奇,过去山东大山大水的字多是他题的,他本身是山东人,在江苏当书协主席,他的字辨识度非常高,他刚去世那几年,去南京游玩,到处都是卖他“真迹”的,全是假的。

同学问,现在山东谁题字比较多?

我说,山东目前最多的是范曾,例如跨海大桥,包括崂山停车场里面的崂山石头博物馆,也是范曾题,前些年,他跟山东关系特别好,特别是跟鲁商集团,前段时间我爬泰山,貌似还看到他的题字了,反正在天街上,具体写的啥我没记准,可能是与孔子有关的,一个书法家或篆刻家,能在泰山上留下痕迹,此生无憾,毕竟留上容易,擦掉难。

同学问,海上名山第一,你觉得妙不妙?

我说,这里的每个字,都是反复斟酌、推敲过的,若是海上第一名山,就是平铺直叙,而且有些孤傲,而海上名山第一呢?就巧妙的多,大家都是名山,只是我是第一,而且力量也是逐步传递的,海上,名山,第一,最终的力量都到了第一上,为什么很多人研究泰山石刻?你仔细品品是很有意思的,例如妙极这俩字就比极妙要巧妙。

我们爬的这条线是崂山的登顶线,属于崂山景区里相对比较偏门的,从山下到山上,一路石刻、对联不少,而且多是同一人所题,叫刘大均。

同学问我,你觉得刘大均是个什么人?

我说,我推测是个道士,应该是道长之类的,他觉得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景区的生命是无限的,要用有限的生命去留点无限的怀念,于是自己撰写自己题词,趁自己还有点本事,留在这里,而且类似的统筹式的安排是很少见的,就如同泰山,你就是再牛B的人,你留个一句两句不得了了,而这个呢?直接包圆了,而且是写了没几年,因为有些词还是比较时髦的,例如顶峰有个亭子叫摘星亭,名字起的很好,对联是这么写的:亭中对弈斜摘星斗排棋子,脚下生云平礼神仙煮绿茶。

这是给崂山绿茶做代言了?崂山绿茶据说比日照绿茶好,只是产量极少,比较常见的是石竹茶,走的时候我本来想买点送朋友们的,我发现38元一罐,有些奢侈,因为淘宝卖8块钱一罐,想了想,没买!

沿途,遇到了个小姐姐,应该是个大学生,两个男生陪着她,她一路上都在嚷嚷吃烤肠,可能是在抖音上看到别人的分享了吧?走到一处发现没卖烤肠的就唉声叹气:烤肠你到底在哪里?

平时,我不吃这些地摊上卖的东西。

被她喊起了欲望。

到了八卦门之一,离门,这里有个摊贩,卖烤肠,与传统的商贩不同,他明显是有一定文化的,穿着也还可以,烤肠也不贵,10块钱三根,小姑娘三人买了10块钱的,我闻着貌似也很香,我就问了老板一个问题:这叫什么烤肠?

他说,台湾烤肠。

我说,我能否看看原材料的包装?

他拿给我看了看,正规塑封的、有商标的,大部分类似的烤肠都是三无产品,特别是夜市上用于烧烤的那些。

我说,那我也要十块钱的。

这个离门的题字以及对联也是刘大均写的,我就问了这个商贩一个问题:离门是什么意思?

他说,八卦门之一,八卦就是八个符号,这八个符号在不同的维度里代表不同的含义,在方位上,离代表着正南,那么离门也就是南门,在金木水火土里又代表着火,在日间万物里又代表着太阳,在家庭成员里又代表着次女,不同的维度不同的解释,离用的比较少,日常我们接触最多的是乾与坤,我们常说乾代表着北,坤代表着南,其实不准确,乾是西北,坤是西南,在家庭成员角度呢?乾代表着男,父,坤代表着女,母。

我说,坤包。

他说,对。

我问,这个刘大均是崂山上的道士吗?

他说,不是,是山东大学的教授,国内周易领域的头号,国家级顾问。

我说,懂了。

他说,有机会可以研究研究这些东西,很有意思,就是一套缜密的哲学,例如乾代表天,坤代表地,所以就有了乾坤的说法。

我说,那乾隆岂不是名字起的很霸气?

他说,那绝对的,天子。

原来如此,长学问了,从而使我产生了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崂山上的道士?

爬到顶峰,我问同学:你看刚才那人像道士不?

她说,不像。

我说,反正对周易了解还是蛮多的,应该是个崂山小道士。

她说,不是有个动画片嘛,《崂山道士》。

我说,是的,蒲松龄写的。

她问,是蒲松龄写的?

我说,是的,蒲松龄能出名的一大原因,就是他光写些鬼故事,民间基础好,其实他同期真正的大学问家是王渔洋,而且俩人是老乡,都是淄博人,当时王渔洋是大领导,可以理解为文化部部长,而蒲松龄呢?是写短篇小说的,流水账,全是道听途说的故事,可以理解为懂懂,贫困潦倒,你知道吗?古今中外,大部分作家都是旅行家,例如李白、杜甫,这些人都是走遍了大江南北,而蒲松龄呢?穷屌丝一个,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崂山,回家写了崂山道士穿墙记,但是一直也出版不了,没人提携,于是背着煎饼去找王渔洋,咱俩是老乡,王渔洋爱才,就给写了个推荐信,全国学习蒲松龄,于是聊斋火了。

她问,真的?

我说,真的。

她问,那为什么王渔洋不出名?

我说,王渔洋之所以不出名,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诗没有入选中学课本。

她说,谬论。

我说,是真的。

她问,《崂山道士》动画片你看过没?

我说,看过,最近几年还有部类似的电影,很有意思,戛纳获奖短片《黑洞》,十多分钟,有空你可以看看,现代版的崂山道士。

她问,讲了个什么故事?

我说,人心是最大的黑洞。

她问,类似蒲松龄这样的作家,多吗?

我说,这样的屌丝很多,江苏还有一个,叫李汝珍,就是《镜花缘》的作者,也拍过动画片,故事跟《西游记》差不多,全是坐在家里意淫的。

崂山最有特色的,其实是石头,就跟小孩过家家似的,摆的到处是,而且很随意,仿佛全是人为的。

同学问,崂山是花岗岩吗?

我说,是的。

她问,是火山岩浆?

我说,玄武岩和花岗岩都是岩浆岩,崂山这种地貌的成因很多,我看过一期节目专门讲地质的,就是崂山地貌的成因是很多的,有古冰川,有海蚀,有地壳运动,纵向的,横向的,前两年一直有学者提议建冰川地貌的地质公园。

她问,你跟谁学的这些?

我说,专业术语叫地质历史学,地质历史的计量单位都是以万年为单位的,有天有个新闻,说有科学家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人类世”,就是人类近200年对地质的影响已经达到了一个阶段级,就是可以独立喊出一个概念,并且科学家们要投票是否通过这个概念,当时赵德发老师看了这个新闻,接着抢先一步写了一本小说,就是关于地质历史变化的,以填海造城为引子,写了部小说,并且起名《人类世》,名字看着起的很小,其实非常宏伟,书要出版时,科学家也投票通过了。

她问,书卖的如何?

我说,我自己签了5千册,这本书注定不会获奖的,因为作家们在帮着推荐时,都说成了人类史,别说那些老头了,就是我对这个概念,若不是赵德发老师科普,我也不会知道,就是顺着他的科普,我顺便学了学一些专业知识。

对于一个写农村题材出身的作家而言,突然写这个题材,相当于什么呢?

刘慈欣去写二人转剧本去了。

赵德发老师很值得我学习的一个点,就是他一直在不断的自我颠覆,大家都以为他是写农村题材的,结果他写了宗教三部曲,佛教题材的《双手合十》,道教题材的《乾道坤道》,儒教题材的《君子梦》,每一部都是全新的挑战,而且这类宗教题材的书是不可能获奖的,我去他家时,他的书架上关于佛教的书一大片,为了写《双手合十》行走了400多家寺院,400家什么概念?

一天一家吧?都需要一年多。

每个作家,都是旅行家。

坐在家里意淫,最终只能成为蒲松龄,我小时候一直都以为蒲松龄是卖蒲扇的。

蒲扇,大家见过没?

下山时,同学问我,是不是对传统国学有了新的认识?

我说,是的。

她问,会继续研究吗?

我说,不会,我属于新新人类,新新人类的意思就是认为,今天,无论什么学科,包括哲学在内,都全面碾压古人,我们比他们更有智慧,他们的想法、观念,在我们今天都能找到更优、更通俗易懂的理论,就是一听八卦的解释很有意思,至于说再反过头来一头扎进去,甚至想用这个来指导人生?我觉得就搞反了方向。

山下,有俩字。

辨认了半天。

嘉会还是嘉合,也是刘大均写的,这刘大均送了多少礼啊?

后来找工作人员问了一下,是嘉会,通俗一点理解,有两层意思:

A、众美相聚。

B、回归自然的心灵与优美的自然构成一种和谐,即心领神会。

咱读不懂,理解不了,自然给扣个帽子:妈的,故弄玄虚,直接来一句,崂山欢迎你就是了。

当年,赵德发老师写《人类世》时,打印了初稿让我提提看法,我发现,这本写地质历史的书,里面有大量的诗词歌赋,就是从我个人角度而言,我觉得是阅读障碍,就是今天这个时代,我们要有写给小学生看的感觉,用最通俗的语言去表达最复杂的理念。

赵德发老师给我科普了一下:文学要有文学的品味。

但是呢,怎么说呢。

文学品味有了,往往又把读者的阅读热情给抹杀了,因为现在稍微烧脑一点的游戏大家就不愿意玩耍,包括中国电影票房,博眼泪的,瞎胡闹的,都能卖大钱,你若是拍的稍微深刻一点?

对不起,没人看!

回程,一走神,过红绿灯时占错了车道,于是我跑出去了老远掉头,等于我跑离了崂山又回来了,沿途,三四辆车追我,第一辆追我的小哥很帅气,一直在打招呼,我放下玻璃问什么事?我以为是我剐蹭到他了。

他问我是不是到崂山玩?可以不买票,直接带我把车开进去。

我说,谢谢了,我刚从那回来。

后来,又有拼命招呼我的,一个比一个帅,青岛小伙内卷到这个地步了?竟然以拉客为生?不知道是什么套路?

跟日照差不多。

只要是外地车牌,就追。

我出了崂山路口了,等红绿灯,旁边一个奔驰大姐问我:住不住店?吃不吃鸡?去山民家里。

我说,我要回去了,老婆不让在外面过夜。

关了窗户,我跟同学说,崂山的鸡丰胸。

她问,真的?

我说,你看刚才大姐那胸脯,多亏方向盘托着,否则拉拉到地上了。

她问,崂山的鸡跟临沂的鸡有什么区别?

我说,做法不同,崂山这边去山里吃饭的,多是有钱有闲的,老板口味比较淡,还有很多老外,消费者倒逼着这些家庭餐厅做的比较清淡,无论是煮还是炒,都是鸡肉本来的颜色,很少有黑乎乎的,另外,饭店做的比较大的,比较有特色的,多是村长家,因为村长在市区人脉资源好,认识有钱人,还有就是能占据有利位置,我不知道现在这些私人餐厅还有没有,2008年前后,我们经常进山,有时是这样的,进山时他们会下山接,我们能把车开进山里,下山时呢?转悠了七八圈,进山了,出不来了,手机又没信号,摸索到半夜才出来。

她问,你不是摩托车环骑崂山吗?

我说,我是想自行车。

她问,骑没?

我说,车子买了,没骑,因为有段路封了,不让骑了,当然这都是借口,是我不想骑了。

她说,我不喜欢爬台阶的山。

我说,崂山整个山群而言,景区占的比例很小,大部分都是野山,都是没有台阶的,你可以加一下他们的户外群,随意爬,也能爬山,也能爬人。

她问,一次户外要多久?

我说,一天,我正好相反,爬那些野山我不厉害,爬台阶很厉害,因为爬台阶是恒定频率的,就如同跑马拉松一样,而爬野山呢?则是变速运动。

一条路叫枣山东路。

同学在拍,说这个路名太奇葩了。

我说,一点都不奇葩,就跟济南南一样,关键是怎么断音,这不是山东路,而是枣山,东路。

旁边有个枣山小学。

同学问我,若是不喜欢一个员工,又不好意思辞退怎么办?

我说,在山东,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辞退一个员工,基本就是结了一个仇家,只能是他主动辞职,而不能辞退,青岛还好一些,毕竟城市越大,员工的职业素养越高,大家理解,分分合合乃兵家常事,但是在县城不合适,那么就需要两点,要么,你设计防火墙,你跟员工中间隔一个部门经理,你不与员工走的太近,你与员工很难成朋友,当然你们都觉得彼此是朋友,其实是对立的。要么,就是给调整岗位,我们工地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派遣到外地去,例如明知道他老婆要生了,非派他去天津,他自己想了想,不行,算了,不干了吧。

她说,得罪人,怪愁人的。

我说,那个XX调任校长了,他过去觉得管老师管学生还不容易嘛,都是最听话的群体,真上任后,他发现老师群体比社会群体还难管,因为老师群体牢骚最多,你跟他们吃几次饭就知道了,就是看不惯一切,而且喜欢用极端的方式闹,特别是与职称有关的,动不动就打滚,你不给我弄是吧?那我击鼓鸣冤,有人打滚,他实在受不了,同意了,给评上了,结果大家都开始打滚,他自己就说,教师就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看似义愤填膺,不是正义感爆棚,相反,是生怕自己受到一点点不公平。你怕得罪人?就被欺负住了,你若是就是不怕得罪人了,工作也就顺利开展了。

她说,我觉得老师群体还好。

我说,你可以深入接触试试,我师弟师妹师兄师姐都是老师,我整天跟他们打交道,我对他们的态度就是永远哄着、奉承着,但是别指望他们付出任何东西,你看球馆就知道了,只要是老师群体,打球不拿球,球友们公认的抠门群体。

她说,让他们知道了,不骂死你。

我说,没少骂!

前面有个大车,拉崂山矿泉水的,我跟同学说,看吧,咱喝的崂山矿泉水可能就是从这里拉的。

她问,这是从哪拉的?

我说,十多年前,我的印象是在崂山水库下面打了几口井,我不知道现在从哪拉的,崂山水库旁边有个鱼馆特别火,鱼超级好吃,就是青岛这个地方的农家宴跟我们当地的农家宴有着本质的区别,就是他们的农家宴都是高标准的,就是有钱人有品味的人去吃,不掉价,而我们当地的农家宴呢?就是真正的农家宴。

前面有个军车。

老车了,奔驰标。

同学问,现在还有奔驰军车啊?

我说,这就是个面包车,应该淘汰了吧?这个车叫MB100,挂奔驰标是不错,但是从来都不是奔驰亲儿子,最初是西班牙产,后来主要是韩国双龙产,很老的车型了,就是奔驰的五菱之光。

她说,感觉好丑。

我说,我很喜欢这类造型,应该说,我喜欢的是更大一点的,例如依维柯,但是不能超过6米,6米以下是蓝牌,你没看到雷军说要造车了嘛,我那天还在想,若是哪天我也有资格造车的时候,我就造类似的厢式车,就是前面两个座位,后面是空空大厢体,核心卖点是卖内部组合,插件式的管理,例如可以镶嵌座位,可以镶嵌沙发,可以镶嵌卫生间,万物皆可镶嵌,类似乐高,直接拔插。

她说,感觉现在造车很简单。

我说,相比贾跃亭时代要简单,因为汽车产业发展到今天,需要独立研发的东西越来越少,只要你有外壳,什么都可以直接组合,电机、车轮、底盘,都有现成的,过去造车难是因为产业没有今天这么成熟,现在都是模块化时代了,未来的竞争应该主要是软件之争,当然这些车竞争的核心是乘用车市场,至于我们喜欢的驾驶感、长途穿越之类的,还是需要那些老品牌,但是小米、理想这些去造车,还是很颠覆的,毕竟汽车过去给人的感觉是护城河很宽的,没想到,很窄,前段时间我跟电力系统的朋友闲聊,他们说电力系统也在准备造车,你仔细想想,贾跃亭其实眼光是很独特的,雷军在做的,就是他当年想做的。

她问,现在新能源是不是对传统电力冲击很大?

我说,现在还不算太大,现在的冲击核心是中午,太阳能发电到了峰值,本该是火力发电的高峰期,结果出现了中午低谷,这些新能源在我们山东差不多占到三成比例了,新能源需要突破的口有两个,一是能源储存,二是西电东输。火力发电是比较恒定的,你不能说白天把火力关了,晚上再开。

她问,崂山上的猴子是野生的不?

我说,我觉得不是,我不是很喜欢这些东西,感觉脏脏的,而且容易咬人。

她说,一路咋那么多野猫?

我说,最初可能就是家猫,你没看到见到人就兴奋?就是大家喂养喂的,喂大的猫有个特点,就是体态臃肿,我们沿途见到那么多猫,没有一个有我们在农村见到的猫的灵性,但是也有好处,就是若是没人喂养,那么它们就会捕猎小鸟之类的。

她问,青岛人是不是很少喝白酒?

我说,也喝,琅琊台就是青岛的。

她问,你觉得茅台股价高不?

我说,无从判断,我没有直接持有,而是间接持有,我买的上证50,我之前科普过,很少有品牌能穿越百年,但是酒是可以的,就是说我无从判断茅台到底有多大市场,但是有一点,它的生命会很长。

她问,若是咱拉点啤酒回去,能赚钱不?

我说,若是提前联系好,就是以批发价拉回去,是稳赚不赔的,例如咱拉50箱青岛啤酒回去,必须是一厂产的,一箱赚20块钱是很轻松的,能赚1000块钱,但是这个事只适合我干,你干不行。

她问,为什么?

我说,这里面涉及到很多学问,我摆摊卖过雪花的马尔斯绿,我拿货47元一箱,卖70元,我是卖着玩,基本我推销不会有人拒绝,我开猛禽去卖的,在县城,一个猛禽车主向你推销啤酒,你会拒绝吗?即便拒绝也是很愧疚的语气,对不起,我滴酒不沾!

她说,我觉得该拒绝的还是会拒绝。

我说,你是说的假设,人假设的场景与真实的场景是不同的,例如我问你,在路口你会主动让豪车先走吗?

她说,不会。

我说,实际上,人都不由自主的让,你开过就懂了,就是两个车同时抢道时,你根本不需要犹豫,走就行,他一定会让你,有年大家一起义卖草莓帮助白血病儿童,卖的最快的是开玛莎拉蒂的母女,她就直接跟大家讲,带着孩子出来义卖帮助白血病儿童,没人怀疑,而很多人光说服让别人相信自己真的是在义卖就需要半天,刚说服完,结果人家嫌贵,不买了。

她问,那你要是摆摊,一天能赚多少钱?

我说,三四千肯定没有问题,像我这样的人,做什么都很无敌。

尤其是,吹,牛,逼!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C、公众号:懂懂朋友圈,每天更新健身、定投、私人生活。

D、作者简介:出生于1983年,山东沂水人,毕业于蓝翔技校厨师专业,热爱写作,曾获2008年县文联举办的“迎奥运”征文比赛第九名,在县城拥有产业众多,有饭店、书店、社区超市、农庄等,2017年入选全县百佳农村致富能手。
………………………………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752.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