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北大毕业生的公务员生活

我于三年前北大毕业,法学专业。一时无聊考了公务员,现在越做越觉得自己SB,还不如当初出国。
  
   现在看了山西黑砖窑事件的一些报道,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有话要说,不得不说,不说不快。
    
    各系统的市局都有安排一些工作人员集中在市政大厅服务窗口为群众服务,说是服务,可服务态度不好的大有人在,整日里一副大爷款,要这是一个餐厅,或者酒店,或者商场,或者任何一个真正的服务业,这种服务态度想必早倒闭了,可我们这儿照样运转正常,还常常获得优秀服务窗口称号。
    
    我考上公务员下了基层两年后调回,被派到市政中心工作,刚好坐在我右边的是一个劳动监察员,坐在我左边的是一个失业保险所工作人员,都是劳动保障战线上的。因为这个位置的缘故,我接触到了很多民工和下岗失业工人和很多让人想破脑袋都想不清楚的事情。就在昨天,一位民工可能不识字或者眼睛不好使了,走错窗口,跑到我的窗口来问“老板不给我们高温费,这事咋办?”这段时间持续高温,看着这位民工大哥黑得只有眼白不是黑的样子就可想而知他的辛苦,右边窗的监察员招呼他过去了,不知这位监察员后来是怎么答复和处理的,只知道我们在窗口没人的时候闲聊起这事,监察员说:“现在那些被克扣工资的事情我们还管不完,还想什么高温费?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我听后很不解,不管是工资还是高温费,不都是那位民工大哥应得的吗?怎么听起来像是人家白得的呢?我们坐在这空调房里都有高温费,怎么反倒成了天天晒在火球下的人们人心不足蛇吞象?
    
    办事的群众走错窗口的事时有发生,若是走错到我对面的以前那位大姐的窗口,那这个人开始倒霉了。因为大姐立即会用她那狮吼功般的嗓门中气十足的嚷:“窗口上不都写着吗你不认得字吗碗大个字你都看不见吗看看清楚我是管这事的吗……”这是她心情好时候的,如果心情不好她就不想嚷嚷了,改为小声嘟哝“进厕所的时候会不会看清楚男厕女厕再进?就是我们太好欺负了吧看都不看窗口上的字想走错就走错。一个走错没问题十个走错我还要不要干活?整天招呼这些走错的得了。走错窗难怪投错胎,到我们这来办事的都是些弱势……”
    
    这位狮吼大姐在我左边没呆多久就换岗了,我寻思着是不是服务态度不好所以被换了。换来的是一位八零后的小妹,我想大家都是一代人,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可以沟通了。结果让我的眼镜碎了再碎,她能跟到她窗口办事的下岗工人对骂!对比那位大姐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后来她跟我说是她跟男友吵架了所以心情不好。没多久我就摸索出她的运行轨迹了,她心情好的时候对待所有人包括来办事的人那真是有如春风般的温暖啊,可她心情不好的时候真是这六月都可以飞霜的。有天我趁她春风满面的时候问她之前的大姐哪去了,她告诉了我,原来大姐是跟高升到省里的局长老公一起高升到省里去了。
    
    好了,离题了。还是说回我右边那位监察员吧。因为跟她处得时间长,所以聊得比较多,也知道了她那块工作的很多事情。她主要是负责记录投诉,回答咨询的。每到年底的时候她总是最忙的,因为来投诉克扣人工或者老板人间蒸发的民工很多很多,我因此听她说了很多黑心老板的黑心事,有些事比这次山西黑砖窑更恶劣。因此,听到这次黑砖窑,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震动,只是说“那个半途又卖掉小孩的监察员太丢我们这条战线的脸了吧,现在出去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是监察员了。”我不忙的时候看见她在接待投诉我也会狗拿耗子一把听听那些民工说些什么,有在建筑工地摔断腿不算工伤的,有在厂里切掉手指干不了活就被开除的,有白干一年一分钱都拿不到的。每每这时,我就感觉像是回到了小学的课堂上正拿着书本在诵念“这万恶的旧社会啊,这人吃人的旧社会啊……”去年年底,有个民工连返乡的钱都没有了,就拿着被铺往我们市政大厅上一摆,住了好几天,到我们的卫生间去刷牙洗脸,直到市里的领导开始关注这个事情,最后还是找不到这个民工人间蒸发了的老板,只好发动募捐,大厅里的工作人员每人募个十元二十元的筹些盘缠给这个民工返乡了事。
    
    这个大厅即是一个社会,因为我能从中窥见很多人与事。今天上午楼上办理工商营业执照的一男的什么科长嗓门大得我们楼下都听到了。不管是不是理直气壮都没理由这么凶吧,对着领导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么理直气壮过?真想不明白。如果说是为了那碗饭的话,真正给我们饭吃的正是这些前来办事的纳税人,而不是领导,领导也是吃的纳税人给的饭,对米饭班主凶巴巴的对同样的蛀米虫,错,是对大一点的蛀米大虫反倒点头哈腰的,真是想不通啊~~
    
    来市政大厅混久了,才知道这里的人大多来头不小。原来以为实行公务员招考了,拿得了编制进得了这道门的都是过五关斩六将硬打硬考上来的,后来才明白每年拿去招考的那些名额只是真正当年进来工作的一部分编制而已,还有一部分编制是要留下来的,或者说到需要的时候再编多些出来。因为我进来那年我们这块只招了六个,结果当年进来的新人却有十一个,另外五个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知怎么的就进来了。再后来,终于知道这五人的来头,谁的小舅子,谁的侄女和谁的老婆的妹妹等等等等。我当年考进来时的一点点小小虚荣心登时全没了,有的只是无尽的自卑和悲哀。
    
    是的,我是自卑的。因为坐在我右边的监察员的老公是城建局的党支部书记,坐在我左边的忽而春风满面忽而六月飞霜的小妹妹是副市长的亲戚,再前面一点的漂亮男生是财政局副局长的儿子,我的直接领导是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的老公,我直接领导的领导是前任市长的女婿。而我又是幸运的,因为身边围着这么多高人啊,搞好点关系捧多些臭脚那我还用愁吗我>_<
更多……..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