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职业生涯:从QC到总经理

  • 我的职业生涯:从QC到总经理已关闭评论
  • 267
  • A+
所属分类:生涯规划

1996年3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那是一个现场的招骋会,也是我生平的第一个招骋会,用人山人海来形容毫不过份,来自广东省的十四家企业在学校大礼堂举行现场招聘,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情,我硬是挤了进去,学电子工程的我,基本上在十四家都参加了面试和笔试,其中有一家的考试内容我迄今还记得,因为他的试题非常怪,而且这家公司也是我的第一家就职公司.

他考的内容很简单,如色环电阻的标识方法,指针万用表当你不用时应该把挡放在什么位置.

最后一道题是在纸上有一道线,题目说,想象这条线是一处旺盛的草原,请你随意勾画出一颗大树,任意画出他的枝叶.满分是60分,最后那道题是40分.其实是没有答案的,我以60分的满分在那家公司184个应聘者中排列第一.

在面试的时候,我只记住了四个字,"SONY",索尼!!!

对于学电子的我,索尼是什么?????那时还没有什么世界500强的称呼,但索尼带给我的震撼却是一直都有的,因为我是学电子的,尽管在心里面我有民族情结,但是从技术的角度上讲,我知道能进入索尼将是我一生的荣誉!!

所以什么工资之类的,我都没有印象了,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要去这家公司,一定要去.

放弃了彩虹集团(中国国企,做彩管的巨头之一)对我的聘用,1996年6月29日,我上了南下的火车.当时同行还有我的五个同学,应该说是跟我一样满怀期望.6月30日晚,我们坐上了公司来接我们的大巴,一路在半睡半醒之间来到东莞一个叫常平的地方,土塘工业区大东-骏通电子厂车子一进厂区,睡意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尽管是凌晨三点,但发电机巨大的轰鸣声在冲击着我们耳朵的同时,也在提醒着我们,这里就是工厂,回忆起内地工厂的死气沉沉,确是很多感慨,想起上一路所见到大货柜车,再对比一下内地,我想终于在那时才真正建立起什么叫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概念.

工厂很大,车子大约穿行了五分钟,到了生活区,一个人站在门口领我们去了一个房间,空空的摆着四张架子床,告诉我们先休息一下,明天早上有人带我们去吃早餐,办手续,然后他就走了,我们六个人开始整理行李,在光光的床板上准备睡觉,期间发电机的声音还是或远或近的传来,我就在耳边听着同学的抱怨:"这么吵,这么多蛟子........"和发电机的声音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们八点钟就早早起来了,一直在这个房间里呆到十点半,却没有等到带我们吃早餐和办手续的人来,终于到了中午一点半了,我们再也忍不住了,六个人摸出了房间,决定:找吃的!

生活区很静,偶而看见的几个人都是身穿蓝色工服,在做着什么,就我们六个身着散装,漫无目的游荡,自己的感觉都象是个外星人一样,特别的难受,就在我们不知如何才能找到食特的时候,身后一声大喝:"你们几个,干什么的"

时值今天,我还在想那句:"干什么的"和日本人说的那句:"你地,什么的干活"有什么样的不同.

我们终于被带到了食堂,尽管是一些剩菜剩饭,依然被我们吃的精光,实在是太饿了.

吃完之后,被安排在食堂等待,一直就等到了下午三点半,终于来了一男两女,拿着厚厚的文件夹,是来给我们办手续了吧.

我的资料放在第一个,因为第一个被叫到名字的就是我,我被示意坐在那个男人的对面,他开始一些提问.

而这些提问我却是瞠目结舌.第一个是:"电阻是干什么用的?"第二个是电感是干什么用,第三个是电容是干什么用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在我的概念里,没有似是而非的答案,在不同的电路里它们有不同的用途,显然这个男人并不想知道我究竟在大学四年里学了多少东西,他只是想验证一下,我的试卷的60分是怎么来的. 面对他越来越近乎冷漠的眼神,我笑了,然后我告诉了他我的答案:"我不知道!"

三天后,我的五个同学全部分到了制技部,而我却在制造二课,领到厂牌那一天,大家互相看了一下,都是高级技术员,唯一不同的就是部门的区别.

去部门报道的第一天,一个中年人看着我的资料,还在喃喃自语:"怎么考满分的人来了制造部?"隔着一层毛玻璃,我看见另一块办公区域的一张桌子,那后面就坐着那天在食堂的那个男人,他的桌子上写着,卜星哲,制推课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