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演说家陈铭父亲演讲稿

  • 超级演说家陈铭父亲演讲稿已关闭评论
  • 1,045
  • A+
所属分类:家庭工作

超级演说家陈铭父亲演讲稿


今天我演讲的这篇名字叫做《父亲》,既然要说父亲,当然得从女儿说起,女儿推出产房的第一瞬间,当我看到她的时候,不是惊喜是惊恐,我当时就问护士“是不是拿错了,为什么长得这么丑。”护士看了我一眼说“女儿都是随爸爸的呀。”我就释然了很多,然后还是没有欢喜,心里充满的是很仓惶的感觉,为什么会仓惶呢?我一直在问自己,我到底做好了一个做父亲的准备吗?什么样的一个父亲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呢。这个问题我完全没有头绪,所以我就带着这个问题回去问我的父亲。


在我的整个童年印象当中我都非常非常少的跟我父亲说话,因为我根本都见不到他,他是一名警察,四十多年的老警察,在隐蔽战线工作,这就意味着他不仅很少回家,而且在他不回家的时候他在哪儿他在干什么,我和我的母亲都不可能知道,也决不能去问。我父亲出生在湖北省黄陂的一个小村庄,书读的不多架打的不少,五岁开始习武练拳身体倍棒,1971年那年他十八岁,他第一次穿上了警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1978年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中央第一公安民警干校在沈阳重新开始招生,我的父亲非常非常荣幸地成为了中央警校1978级的学员,大屏幕上这张是我父亲刚入学时的照片,帅的呀,但是做警察这件事情颜值是没有用的,要看本事,他本事到底怎么样呢,警校毕业了不多久,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大挑战。


1981年元月2号,湖北省铁山区一座军火库失窃了,被偷盗的军火,手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一共十六支,子弹五千八百多发,手榴弹六十多枚,这是建国以来在被偷盗军火数量上难以企及的一次军火失窃案,震惊全国。我父亲当时在外地办案被迅速地宣布召回,他当时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了,他这一次连家门都没有过一步,直接到了一线进行拉网式的搜索,他先是在一个水库边找到了有手榴弹试爆的痕迹,然后在水库边的一张大便纸的背面找到了残存的指纹和笔记,一步一步地在压缩着搜索的区间,当然铁山区是崇山峻岭,搜索难度非常大。那一天他和两名干警开着一辆吉普车一户一户地排查摸底,山中有一座老房子,平时并没有经常有人去住,但那一天我父亲在外面一看窗户里人影重重,他觉得有点奇怪,他跟另外两个同事说“这样,你们在门口稍微帮我把一下,我进去探探什么情况。”推门进去,一推门屋中间一张大圆桌,七个壮汉唰地一下全部都站了起来,所有


人都看着他,我父亲进门第一件事情是看地上的脚印,地上的鞋印跟当时失窃的军火库的鞋印高度吻合,他就大大咧咧地笑,一边笑一边往里走,大家聊什么呢,所有的人都看向这七个人当中的一个,是这个团伙的头目,这位头目也没有停,慢慢地向桌子的左后方挪动,后面有一张床,他慢慢地把手伸向枕头的方向。我的父亲一秒钟都没有停顿,一个箭步钻到他的身后,右手先一步把手枪从枕头下面抽出来,左手手臂锁喉,右手手枪抵头,然后对着所有人都说“不要动,全部都不要动,把枪放下。”剩下的六个人掏枪的掏枪,解衣服的解衣服,一圈一圈的手榴弹,情况万分危急,怎么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父亲把左手松了下来,他不仅把左手松了下来,他还把右手老大的那一柄手枪递给了老大的手上,他不仅把那把手枪递给了老大,他还掏出了自己枪套里的那一把64式手枪放到了桌上,跟着自己的警官证一起推了过去。


我父亲从我小的时候就跟我说战士的生命就是枪,任何时候枪不离手,但是在那一个瞬间,他把他的生命推了过去。其他人的枪都放了下来,老大也回头看他,你什么意思,我父亲还是笑,“你知道就这个屋子我们已经盯了多久了,就现在外边里三层外三层,军方警方已经全部围死了,里面只要枪一响,外面立马开火,一个人都活不下来,肯定的。我今天敢进来,就根本没想出去,我来是跟你聊聊天的,你是老大吧,你知道你今天偷的枪支弹药的数量被法院抓了怎么判都是死刑,我来是因为我这有条活路。如果今天你放下枪跟我走,我今天敢进来,我就敢用我的命保你这条命不判死刑,你信我把枪放下跟我出去活路,你不信我,开枪,一起死,你选。”我父亲后来说这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两分钟时间,两分钟之后,老大放下了手中的枪,伸出了双手,让我父亲拷上,出门上吉普车的后座把老大铐在吉普车后座的栏杆上,我父亲才扭过头小声跟随行的两名警员说“赶紧通知军方过来。”十多分钟之后,大批的作战部队赶到,真真正正地把这个房子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一个接一个所有的罪犯一一地被铐了出来,三名警员一枪未开,滴血未流,所有嫌疑人抓捕归案,所有的军火完璧归赵,震惊全国的铁山1·2特大枪支弹药失窃案至此彻底告破。


在法庭判决的时候,我的父亲出庭作证,据理力争认为主犯有重大立功情节,最后法庭的判决主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因为主犯在监狱当中表现良好,减刑至二十年。庭审结束后,这位主犯、这位老大的老父亲,八十多岁头发花白,涕泪横流的登门致谢,感激对他儿子的救命之恩。我讲的特别像一个小说或者像一段故事,这是历史,这是我手中的这一枚军功章背后的历史。从这一枚军功章之后我的父亲正式进入到国家隐蔽战线工作,这也注定了刚才这个故事成为了他生涯中为数不多的我可以在这里跟各位跟你们分享的故事。在之后的岁月里,卧底、潜伏、枪林弹雨,我都已经无从知晓了,我作为儿子我能看到的只有他身上的枪痕弹眼,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痕迹,还有你问他的时候他的沉默和微笑。我父亲最喜欢的一首歌是刘欢老师的《少年壮志不言愁》,那是电视剧《便衣警察》的主题曲: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我父亲是中央警校1978级学员的班长,他们同学之间经常会打电话联系聊天,聊着聊着又有一位同学牺牲了,聊着聊着又有一位同学牺牲了,他们牺牲在哪里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事情牺牲不知道,还没有过保密期。各位我们目力所及的、习以为常的平静和安宁的背后,到底由多少鲜血和生命铸就,每当我想到这些连声响都没有的逝去,连丰碑都没有的牺牲,我只能从我自己内心最深处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屏幕上还有一张照片,是我父亲的一张登记照,从我初中毕业开始,我就把他放在我的钱包里,一直到我博士毕业没离开过。父亲之于我早已不再是偶像的地位,已经类似有一点类似于信仰的味道,他的那张照片很多时候我碰到我就觉得安心和踏实,我看到他的样子我就仿佛看到了忠诚,看到了智慧,看到了勇气,看到了奉献。每当我彷徨无依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如果是我爸爸在他会怎么做,当我睁开眼睛,我就可以看到方向,我就可以感受到从心底深处那股无尽的力量。


父母是孩子永恒的生命范本,到底该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父亲,也许我已经找到了答案。你想让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就先做一个那样的人给他看。芷诺,我的女儿,虽然你现在还听不明白你父亲的这篇演讲,但我希望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级的时候,提到你的父亲你也可以有好故事可以说,你也可以自豪的微笑,你也可以由衷的骄傲,献给天下所有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