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的~(懂懂日记2017.3.23)

  • 妩媚的~(懂懂日记2017.3.23)已关闭评论
  • 391
  • A+
所属分类:懂懂日记

妩媚的~(懂懂日记2017.3.23)

讲个恐怖故事。

豆姐,比我大一岁,彝族人,大凉山那边的,因为网恋,大学毕业后跑到山东来了,在这边一家银行上班,老公姓张,在医院上班,我喊他张哥。

豆姐长的很不错,就是皮肤稍微黑了点,单纯论颜值,85分以上,戴个眼镜,甚是斯文。

怎么认识的呢?

前几年,做试管婴儿需要开准生证,否则医院不受理,张哥就办这个业务,帮人代办准生证,不管是真的是假的,反正好用就行。

放开二胎以后,山东生的最多,为什么?

因为,山东人最传统,也最压抑,当年计划生育也是最紧的,想偷着生二胎?咋可能呢?三个月普查一次,你压根没有机会,拿钱可以生吗?也不行!

而别的省份呢?

只要舍得花钱,基本上随意生。

我有个读者,他需要准生证,就找到了我,我联系了南方几个省份的朋友,他们那边能办,但是需要把户口先迁过去,生了娃再迁回来,孩子落户也很简单,只需要拿户口本与出生证明就可以了。

但是读者嫌麻烦,问有没有可以花钱能办的?

联系来,联系去,联系上了张哥,约着一起吃饭,聊来聊去,朋友中间竟然有交集,那自然就能聊得深入一些了。

张哥的意思是开证明是高风险行为,费用也蛮高的,一份真证明少不了五六万。

他讲了个很有寓意的故事:朋友注册公司,地址是小区里,工商局要求必须有居委会的章,要求有邻居签字,弄这些东西是很麻烦的,但是这个朋友一想,自己没见过居委会的公章,工商局应该也没见过,反正他们不求真,于是乎……

懂了吗?

懂了!

后来,我特意问了问工商局的朋友,真是如此吗?工商局的朋友很含蓄地说,理论上是求真,但是不可能挨着回访调查,只要别假得太明显就行。

后来,这个准生证也没办成,因为他们自己放弃了,不想生了。

我学驾照时,学费2000元左右,我给了教练5000元,因为我没空去报名之类的,教练全程帮我操作,我只去考试就可以了,中途教练找过我几次,要退给我剩余的3000多块钱,我直接回了他,那是给你的,留下吧。

我对他一直很感激,因为他对我很好,只要我去,他就把别人赶下车,一对一辅导我。

可是毕业后呢?

我越想越觉得憋屈,凭什么多给你3000元?要回来。

让我要回来了,哈~~

妩媚的~(懂懂日记2017.3.23)
人没用的时候,就没魅力了,当年觉得教练那么高大上,就如同我同学,女的,学驾照时教练还要求请唱歌,唱完歌还啪啪了一顿,她觉得遇到了男神……

后来,我问她,还联系不?

联系个P!

2007年左右,我写过一篇文章,关于驾校的,那时驾校是比较乱的,校长给教练们训话:是男的,你们就榨人家;是女的,你们就上人家。

这真不是什么稀罕事,类似的故事,我能写一箩筐。

咱不需要准生证了,张哥对咱也没啥用了,也就不联系了,过了有一两年,他来我们这边旅游,一家三口,给我打电话,说是我张哥,我硬是想不起来,因为我张哥太多了。

猛的一想,对,是他。

朋友来了,理论上是应该陪着去各大景点转悠一圈,请吃饭,请住宿,这是基本套路,但是我觉得太浪费时间,就安排别人去了,只是约定晚上我请客,住宿我安排。

这是第一次见豆姐,真好看,夸别人媳妇好看貌似是不道德的,反正就是很好看,而且能喝酒,貌似是每人8两白酒,我喝8两白酒已经不知道东西南北了,她没事。

喝了酒,我是人来疯,还想继续喝。

张哥不掺合我们这群酒鬼的活动了,他带着娃回酒店了,豆姐跟我们去唱歌了,可能他也习惯了,四川妹子奔放,性格豪爽。

我们又喝了很多。

走的时候,给他们带了一些地瓜干,我们这边出口日本的,属于上乘之品,淘宝上买不到,淘宝上的那些卖家拿的都是挑选剩下来的,这玩意90%是产自我们家那边,就那么几个村庄。

那晚上聊天说了啥,干了啥,我都记不清了,只是身边小伙伴提醒,说我唱歌了。

啥?我竟然会唱歌?

过了几天,有个女生联系我,微信上,说买一些地瓜干,我很烦,回了一句:不卖。

她貌似有些莫名其妙,说:我是你豆姐,忘了?

想起来了,那晚上加的微信?我很少用微信。

背后是不能随便议论别人的,但是我还是议论了豆姐,次日在办公室闲聊,我跟他们几个说,豆姐外面有男人。

他们甚是好奇,怎么看出来的?

我说,直觉!

因为我能感受到她眼神的漂浮不定,而且太熟悉北方套路了,喝酒的套路,唱歌的套路,说明是轻车熟路了,当然与她的业务也有关系,她是做信贷的。

什么玩笑也敢接,也不避讳自己的男人。

我给发了一麻袋地瓜干过去,她给钱,我收下了,80斤,我留400块钱,那时特级品价格在4.5元/斤左右,二级在2.8元/斤左右,就是淘宝上卖8~10元/斤的。

我已经好几年没去弄过地瓜干了,不知道现在的价格是多少,据说涨价了。

地瓜干以后,很少联系。

后来,她拉存款联系过我,叫什么隔夜资金,就是放在她那里几天,然后给多少钱,比利息高很多,比高利贷低一些,还送一些礼物,电饭锅之类的,我没有那么大的资金,牛哥有,我就把牛哥介绍给了她,而且牛哥做这些业务轻车熟路。

她很善于经营人脉,没多久,我在济南认识的那群朋友,她基本上认识了一圈。

2015年,我去济南参加朋友婚礼,大家无意聊到了豆姐,说是辞职了,有的说是被辞退了,就是她放出去的贷款收不回来,被免职了,还有另外一个说法,就是她吸存以后直接把客户的钱给放贷了,收不回来了。

总而言之,她肯定是出了点小插曲。

我在微信上联系她,发现她改名了,问了几句,遇到什么事了吗?我能帮忙吗?

她说,没啥事。

我又联系了张哥,张哥说是豆姐放款的公司破产了,单位要求她暂时离岗追贷,没啥事。

我问,额度大吗?

张哥说,60来万。

我心想,你给还上就是了。

偶尔,跟豆姐也聊几句,她看我在开顺风车,她说她在开专车,补贴家用,我问她一天能赚多少钱?她说能剩100多。

2015年,圣诞节前夕,豆姐给我打过电话,问我到大连上轮渡的一些细节,在哪买票,票多少钱,多久能到岸……

她说,自己要开车去东北。

我问,干嘛?

她说,旅游。

没再多问。

过了三四天,有座机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反复打,警察叔叔打来的,问我认识XXX不?豆姐的真名,我说不认识呀,又说了网名,我说认识,问通话内容。

我如实回答,问我方便过去做个笔录不?

我说,可以不去吗?

答,也可以。

挂了电话,我急忙联系张哥,得到的答复是豆姐被杀了,在海边……

我的电话是豆姐打的倒数第三个电话,也属于嫌疑人系列?不过后来警察叔叔也没再联系我,嫌疑人抓到了,是豆姐相好的,在内蒙古抓到的,老家是内蒙古跟黑龙江交界的地方,至于为什么杀,不知道。

我翻朋友圈,发现前面我发的照片有豆姐点赞的,吓死我了,凡是有她点赞的,我都挨着删除了。

想想挺恐怖的,一个大美人,说没就没了。

我曾经密切关注过案情进展,每隔一段时间就问问,后来我也麻木了,就不再问了,一些核心细节也问不到。

其实,当初警察排查时,第一怀疑人是张哥,因为张哥外面有人,两口子闹过离婚。

我关注进展是通过记者朋友,记者与这些警察叔叔关系都蛮不错的,他能问到一些细节,例如怎么杀的,为什么杀,是情感纠纷还是仇杀?

人不可貌相。

调查显示,张哥不仅仅做准生证生意,还卖一些专业视频,例如解剖的,还有法医的一些视频,很隐私的,当时我还特意去了解过这个圈子,买一部解剖的在500~1500元之间,我说的解剖不是你们理解的那个解剖。

还有割蛋蛋的。

就是真的割,跟太监一样的。

这个群体大吗?

我特意搜索了一下,还真不少,就是很多男人感觉自己是女的,觉得自己长着丁丁特别碍眼,就想割掉,但是又不想去医院,咋办?照着视频自己割,我专门去搜索过这个群体,他们晒蛋蛋,自己割下来的。

我们是不是应该回一句:变态?

前些日子,上夏公众号分享了一篇文章,关于人口贩卖的,这是世界第一黑色产业链,有苦工,有小姐,还有就是肾脏,还有什么?

有的奴隶会被主人卖命。

例如你给主人几万美金,主人就把这个奴隶给你了,你可以选择杀他的方式,是用冲锋枪扫成筛子还是放老虎吃了他,随你开心。

不是古代,不是昨天。

是今天依然存在的!

这些是不是让人很压抑,无论我们是否相信,都是存在的,敢于正视它,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前天,我们在办公室聊起了这些悲剧。

每个人都分享了自己从小到大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作死的行为,真是九死一生,我骑行的时候,横穿马路,错在我,一辆摩托车垂直撞了过来,我慌了,在马路中间停住了,摩托车撞到我的后轮了,后轮直接被生生地扭成了麻花。

摩托车冲出去了200多米才刹住,更神奇的是,我们俩都没摔倒,我腿力真好,稳稳地站在那里,摩托车回来了,看了我两眼,看我没事,跑了。

我还没缓过神来:赔我自行车……

他早已没了踪影。

没把我撞死,他是烧了高香。

炮神骑行不戴头盔,我跟他讲,你这样玩骑行,没人带你玩,因为一不小心你就OVER了,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摔倒。

他在淘宝上买了个头盔。

刚戴上,我们全笑了,哈哈大笑。

绿色的。

他很委屈,不好看吗?

他自己突然明白过来了,又退了。

我还遇到过一次,也是骑行,前方发生了车祸,也就是几分钟以前,我骑自行车经过,差点碾压上一滩白色的东西,后来才看明白,是脑浆,恶心死我了。

上次来过一个读者,他是法医,我问他怎么死的最可怕?

他说,见多了都谈不上可怕,死人不可怕,活人才可怕。

我问,最惨烈的是什么类型的?

他说,车祸。

我们在聊这些,会计说,从来没见过死人,感觉这些离自己好遥远。

第二天,上帝满足了她的好奇心。

上班路上,她遇到了一起车祸,一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子被碾压过N次,成肉泥了。

会计早上没吃饭,中午没吃饭,晚上不知道吃不吃,反正是彻底恶心着了。

我以前很避讳这些。

后来,我在想,越怕什么,越应该面对什么,人跟猪从肉体而言有什么区别?人体有些时候又很简单,法医有时需要判断刀伤角度,会直接从舌头开始一直把整个内脏全部摘下来,就光剩躯干了,也就是平时我们在菜市场上看到的猪肉,没区别。

是能从舌头拎起来,也就是我们说的下水。

恐怖不?

人家觉得很淡定。

我们最忌讳的是什么?

恐惧!

恐惧是由什么产生的?

想象力!

《人类简史》上不是说过嘛,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有想象力,会由肉体联想到鬼神,而动物哪来的这一套?

例如,咱说虎毒不食子。

咋可能呢?

老虎是吃幼崽的。

想象力会延伸出爱、恨、惧。

最近,我对佛教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当初我总是调侃那些佛教人士,现在想想真是幼稚,人都会变的,不是说我会皈依佛门之类的,而是希望自己能在思想上更进一步。

我拿《西游记》来举例,这部小说有两条线,明线就是师徒四人去印度,一步一步接近灵山,暗线就是唐僧逐步领悟《心经》。西天取经是身,理解《心经》是心,一身一心。

我摘抄其中一段,师父担心老虎出没。

孙悟空:师父,出家人莫说在家话。你记得那乌巢和尚的《心经》云“心无挂碍,无挂碍,方无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之言”?

整部《西游记》里,孙悟空在《心经》方面一直都是唐僧的师傅,孙悟空用《心经》提醒唐僧不要想恐怖,也不要想梦想,一步步走即可。

牛哥经常跟我讲,要想突破恐惧,就来个比恐惧更没底线的尝试。

例如,他恐高。

于是,去体验了蹦极。

例如,一个人母亲去世了,他走不出来,老师就让他模拟老婆孩子与亲戚朋友全死了,现在再回头想想,你现在只是失去了母亲而已,你怕什么?

恐惧,其实也是一种心理疾病。

武志红有本书,《巨婴国》,我刚要去签,下架了,是说什么意思呢?我们看着是长大了,其实我们的心里还是一群孩子,需要人伺候,不健全。

我读了以后,我感触不深。

因为,我觉得我属于没心没肺类型的,有时我在想,为什么我总是瞻前顾后,是我觉得我需要疼着父母与亲戚,假如我真是无牵无挂,我会活得更精彩。

就如同老师让我扮演金枪鱼,老师问我,你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吧?

我咋知道?我出生时就是一个受精卵。

老师问,那你知道自己的娃是谁吧?

我也不知道,反正排到大海里去了。

那么,你还牵挂什么呢?谁又阻拦了你呢?你是这么考虑的他们,他们其实也是这么考虑的你,他们生怕阻拦了你的成长,而你生怕没了你地球就不转了。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条鱼。

是人富有了想象力,才强化了这种情感纽带。

其实,我内心也充满了恐惧,儿子去做检查,我没敢去,我生怕听到必须手术的结论,我让媳妇去的,结论是必须手术。

我立刻寻找第三方案,就是没有偏方之类的?我不信这些,但是还是去寻找。

一直到有一天,我们去日照出差,晚上我听儿子呼吸很困难,才下了决心去做手术,真的面对了,也就没啥了,是我们内心恐惧了,我以前写过一个故事,有个小姑娘自己去做的手术,因为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她在哭,电梯里的阿姨说,我就是你妈妈,我陪着你进,等你出来……

我儿子害怕。

我爹也害怕。

我爹有严重的静脉曲张,跟别人的又不一样,也找过偏方,没治好,他不敢去医院,从来也没去过医院,因为他总觉得,一查肯定查出其它病,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他们的观念是,一旦进了医院,可能就需要推回来了,余生就在病床上度过了。

标准的鸵鸟心理,以为把头埋到沙里就躲过去了。

疾病咋可能躲得过呢?

他不相信医生,不相信现代医学,当然这都是借口,根源就是怕死,总觉得医院是一个能活着进,不能活着出的地方,他说的也没错,农村人一旦进医院了,没多久就完蛋了。

为什么?

因为,送去,基本上就是晚期了。

昨天,到办公室送钥匙,我爹又说腿疼,我们轮番劝他,无效,我着急了,我觉得这样发展下去,早晚要坐轮椅,难道非要走不动了再去?

这种心理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也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催眠。

其实,我觉得人在青壮年时,应该住几次院,对自己是一种提醒,同时让自己深入了解医院,从而不那么怕了。

他们太怕了。

表面怕医院,其实是怕噩耗,生怕查出病来。

不查就不得?

我劝了他们半天,没啥用,我跟他们讲,你们健康其实就是对儿女最大的帮助,为什么非要逃避呢?

他们也不想逃避,就是害怕。

昨天下午,我突然理解了一个项目,就是那个6个人做3000万/年的私人医生APP,当时他们团队来我这里,跟我谈了这个市场,我是给出了质疑的态度。

真的有市场吗?

昨天,我就在四处寻找医生或团队,有没有人愿意上门?济南的、青岛的都可以,我可以派车过去接,您出价就可以了,1万元以内我都可以接受,我爹不听我的,肯定听医生的,对不?

我真找到了。

医生跟我爹一谈。

几句话就说服了。

我们一直都在寻找安全感,赚钱也是为了寻找安全感,其实按照我们的工资收入,可能我们一辈子都不愁吃穿,为什么我们还想拼命地要更多呢?

就是对未来充满恐惧。

对不确定性。

其实,有个误区,就是人们往往只注重了身体疾病,忽略了精神疾病,现在精神疾病比身体疾病普遍的多,而且危害也多。

例如,产后抑郁症。

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复杂,人们就容易越想越多,想多了就容易想不开,我以前写过一个对联:我说我佛,想不通就不想,得不到就不要。

是庙山小院的一幅对联,让我抄袭过来了,我觉得说的太好了,我们总是想把什么都理顺。

我一直很爱学习。

那天,老师给我发信息,她说人不需要学那么多东西,学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吃到肚子里吗?既然吃不到,为什么不吃健身餐呢?少而精。

呀?竟然还有鼓励不读书的。

人家不是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要趁活着,好好学习,不对吗?

老师说,其实后面还有两句: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就是说,你拿短暂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知识,你不是傻子吗?

消极,绝对的消极!

昨天,来了个青年,做韩国代购的,说受最近形势影响,生意不好做,问是不是要转行?

我的建议是不要,因为这就是一阵风,用不了多久,韩国又是人山人海的中国人,韩国代购也会越来越火,其实这是上天给你的机会,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其实是洗牌,你要趁这个时间把排名做上去,等风平浪静时,大家自然就回归了,你要在弯道超车。

不仅仅不能放弃,而且要加大力度投入。

这跟炒股是一个道理,股票是好股票,只是遇到了黑天鹅,出现了恐慌盘,你别怕,大家抛你就接,就如同当初的重庆啤酒,大家都在拼命地跑,而徐翔在不断地吃,人家很快就赚了几个亿。

牛哥也跟我谈过这个观点,临时性偏离轨道,都会回来的。

突然涨,突然跌,都会回归的,前提是主线价值不变。

我越来越觉得做一个沉稳的男人有多难了,昨天我写的那篇文章里,同样是每人手里一套房子,他们一个赚了2000元跑了,一个赚了5000元跑了,我赚了1万5,我比他们多了两个月的耐心而已。

他们说我黑心,其实是嫉妒我。

有人声讨我,说我没有契约精神,其实这么理解是错误的,卖房子,每天都有人谈价格,你是可以回复行或不行,我说这个价格行,不代表我就跟你有了契约关系,契约是以定金或者合同为准,与口头无关,这个做过房产的朋友都知道,你可能提钱过去的路上,人家那边已经卖了,对不起,是你自己不给力,别怨别人。

腚疼的沙发,1500元买的,一共坐了没几次,着急处理,要价500元,被还价到了400元,最终人家想出350元,我让他别卖,等等。

他等不了。

我替他决定了,不卖。

等了几周,700元卖了。

其实,依我的心理,我觉得卖1200元是没问题的,但是需要等,你这钱不是白扔了吗?

炮神,也是。

买了狗,着急卖,1400元买的,想1500元卖掉,很急很急,我跟他讲:谁若是找你买狗是需要勇气的,你一口福建话,又是福建的手机号码,别人一听就觉得有骗人的嫌疑,因为大家多数都接过安溪那边的诈骗电话,有了第一印象。

你要卖狗,应该做到两点:

第一、本地手机号。

第二、本地人替你接电话。

他理解不了,反复在那里嘟囔一句话:北方人这么不包容?福建口音怎么了?难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真诚了吗?

我们又哈哈笑了。

这与真诚无关,而是减少不必要的误解。

咱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另外不管卖什么,都需要耐心,不要让人觉得你在甩卖。

当然,肯定有胆大的。

花了1500元,把他的两只买走了,等于炮神亏了2500元,但是也没办法,因为他内心是着急出手的,哪怕亏本也出手,因为放在手里养着每天都是持续的投入,叶公好龙要告一段落了?

别急,也许会卷土重来呢?

为什么这么着急出手?

其实,也是恐惧,对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万一长大了卖不了呢?我继续持有的意义是什么?董哥说的真的准吗?

就如同最近签名书市场上在流通一批书,貌似是好评率最高的,笑笑签的10册茅盾文学奖的,他签了1000套,外面是精美的礼品盒,这些书不是笑笑卖的,是他匆忙兑现出去了,那天在办公室,我说,其实蛮心疼的,笑笑签了这么久,最终就这么以白菜价流通到了市场,若是他有点耐心呢?例如有一到两年的耐心,这些书至少能为他创造50~100万的利润,当时他不准备做了,我第一时间就想抢这批书,我抢过来,至少能有几十万的利润,只是觉得,可惜了,一方面是觉得自己占了便宜,一方面觉得他真是可惜了,不过我抢到很少。

耐心这玩意,与修行无关,与智商无关,只与一样东西有关,啥?

年龄!

ROMOSS/罗马仕 20000毫安大容量移动电源手机通用充电宝带显示屏
全本无删减版人性的弱点全集
宾丽苹果6/6s手机壳全包防摔挂绳
fanbiya D1重低音电脑苹果手机通用挂耳式运动入耳式耳塞线控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