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规划对于艺术家的现实意义

  • 职业规划对于艺术家的现实意义已关闭评论
  • 588
  • A+
所属分类:生涯规划

职业规划对于艺术家的现实意义


临近岁末,每个人都会总结自己一年的工作,并对来年做一些新的计划。对于外界看来属于自由职业者的艺术家来说,通常各种公司企业背景下的职业规划对他们似乎没有太多实际的指导意义。在多数人的印象中,艺术家的创作都与生活密不可分,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就有着什么样的创作,似乎不受任何外力的影响,是顺其自然、自由生长的状态。外界对艺术家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的想象无疑是浪漫的,充满了理想化的憧憬,但艺术家过的也绝非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生活。在中国当代艺术最初的年月里,老一辈艺术家所获得的成就中或许多少有一些被时代选择的因素,出现了一批风格集中又明确的作品。而在当下全球化的环境里,似乎任何再新奇的事物也不会引起人们过多的惊讶,在这种缺乏发力点的情况下,年轻艺术家对自己的艺术道路需要更清晰和冷静的认识。



据说国外的一些艺术院校已经开展了针对艺术家职业发展的课程,指导年轻艺术家在出道多久举办展览,了解自己的创作适合什么样的人去收藏,如何申请国内外的驻留计划,在合适的时候请哪种级别的评论家来为自己写文章等等。这些看似有些“成功学”意味的攻略猛地看来可能会有些许功利的意味,也可能会让多数人觉得有些不齿。但对于每个决定走职业化道路并以此为生的艺术家来说,艺术的道路早已不是混沌中的惊喜和意外,画里画外的幸苦和努力都是必要的。


不要让创作和职业规划较劲


王不可在鲁迅美术学院上学时便决定了毕业后来北京发展,北京对于每一个热爱摇滚、文学、电影的青年来说都具有极大的吸引力,而对于来北京的计划,王不可克制而冷静地选择了先来中央民族大学读研这种缓冲的方式,而不是一毕业就只身来闯荡的死磕做法。


做职业艺术家对王不可来说是早晚的事,对待自己的理想,他并没有带着所谓的一腔热血去急于实现,民族大学三年的读研经历让他适应了北京生活的文化环境,而毕业后考虑到生计问题,王不可去了圈内一本知名的艺术杂志工作,满足了自己兴趣点的同时,开始正式步入社会,也通过工作的机会近距离接触了这个行业的方方面面,加深了自己对国内当代艺术圈的认识。


王不可称自己的创作是一个从“全职编辑、兼职艺术家”到全职艺术家的转变过程。在自身的积累和朋友的推荐下,自己的创作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开始有了与画廊的展览合作,创作基本上可以稳步进行,但通过销售作品的收入依然不是很稳定,对于用现有的所得维系今后创作的运转仍需要精打细算的计划。


回顾自己并没有开始太久的创作之路,王不可认为之前生活中的每一个决定,比如上学、上班到做艺术创作,都是结合了当时情况做出的选择,基本是一个比较自然的过程。艺术家的创作和职业规划不算是相同的领域,但二者中无论缺乏哪一方面都会使工作的成果受到影响。创作永远是第一位的,所谓的规划是依靠对自身定位和行业状况的认识,努力让作品找到合适的平台与归宿。


没有实际劳作莫谈规划


臧坤坤从天津美术学院综合绘画系毕业后在经济危机时来到北京,3个月后卖出了第一批作品,并很快与画廊有着紧密的展览合作,一切似乎非常顺利,在他看来是各种机缘促使自己走到现在,在毕业前并没有想过以纯艺术为生。


而在各种机缘的前提下,必然有着艺术家对自己创作的把握和信心。臧坤坤在毕业前就已经完成了几个系列的相对成熟的作品,并不是盲目地来到北京,在有合作的画廊之前,自己也有过毛遂自荐的经历,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难为情的,这应当是“艺术家”这个职业范畴之内的事情。


出道的这些年,臧坤坤的创作在外界看来经历了几次明显的作品转型,而每次变化并没有影响作品在市场的表现,都是统统的照单全收,这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是幸运的。对于他来说,作为一个年轻艺术家就应该多试错、探索,多触礁,勇于接近危险,尽可能多触角立体化地表达自己的艺术态度来迎接竞争,这些都会是以后的积淀。


对于自己的创作和今后的规划,臧坤坤认为在没有实际劳作的前提下谈规划是不着边际的事情。每个创作者都必须明确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艺术家,有了方案和作品的积累,才有谈规划的可能。对于有些针对艺术家所谓未来三五年的规划在他看来未必可行,太按部就班或急于求成都可能导向一个不甚理想的结果。做这个行业是长跑,有了艰实的基本功,在过程中能够调整呼吸和节奏才有可能坚持下来拿到名次。


职业规划更体现在创作信念中


对吕岩来说,做一个职业艺术家是一个从模糊到清晰缓慢的剥离过程,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学习快到毕业的那段时间里,吕岩逐渐开始了现在看来比较成熟的创作之路。像每个准备以创作为生的艺术家一样,吕岩在刚毕业还没有与画廊签约的那段时期也经历过一段清苦、煎熬的日子,但现在想想这所谓的忆苦思甜实在有点矫情,能扛过来说明远没有苦到那个份儿上,现实与精神理想那段纠结的过程是创作中宝贵的财富。



敢于向别人推荐自己的作品,在吕岩看来是对于自己创作的鼓励和接纳,是每个艺术家都要克服的一个障碍。在签约画廊后保证能够专心画画的同时,最好结合自己的经验与对自己阶段性的要求,来拓展自己与外在范围的沟通。所谓针对青年艺术家较为泛化的职场规划在他看来没有任何意义,更多要靠对自身创作的信念,这需要极其强大而持久的能量支撑,艺术家不应该在如何经营和运作自己上下太多的心思。


吕岩正在计划着自己今年的几次旅行和考察,回顾自己的艺术创作之路,似乎更多的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其中贯穿着自己要做一名艺术家的能量与信念,而且愈发的清晰与明确。能够成为一名艺术家是幸福和奢侈的,这是一个一生的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