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谷日记】第三天: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嘛?

周二晚上睡得很不好,一夜都在做噩梦。早上早早地就醒了,脑子里不停地响起一个声音: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嘛?

我好像是被什么人摁在了床上一样,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累。说不出来的疲惫。软,感觉身体的骨头没了,化成了一滩水。心跳很快,能听到咚咚的声音。

老师昨天在讲课的时候也说到了,第三天是最关键的一天,因为大多数人身体里的糖分今天都会代谢光,然后转为脂代谢。

当糖代谢转为脂代谢的时候,人会感到非常的不舒服。有点儿像你原本在一个轨道上奔驰,现在却不得不急刹车,换到另一条轨道上。

但是我没想到,是这样难受的。可身体好像也没其他问题,比如没有任何脏腑有确切的不适感。

我挣扎着下床,脑袋嗡嗡的,去照镜子,黑圆圈更重了,整个人看上去,像个犯了毒瘾的吸毒者。但是,突然肚子有点感觉,马上冲入厕所。。。。。。


我的妈耶,总算排便了。本想回头看看,结果电动马桶,我刚起身提裤子,我等待了几天的shi也没见着面,就哗的一下被冲走了。


特别像你吃包子,咬了半天终于见着肉了,可是手一哆嗦,肉掉地上了——那种遗憾。

发型已经开始不行了。这个才真是要命的事情。我跌跌撞撞地跑去翻出我带来的干洗发喷雾,对着脑袋一顿乱喷,不能脱粉!

别说,效果还行,喷完梳理梳理也是能见人了。我像喝醉酒一样歪歪倒倒地去集合,我想看看今天有几个人是和我一样的。

结果过去一看,嘿,还真有不如我的,我立马精神了一些。

今天情况最糟糕的,除了我,还有静师姐和超师姐。静师姐就是那个甲减的,她浑身发虚汗,强撑着早起去走了一圈,回来整个内衣居然湿透了,不得不回房间换衣服。但换完衣服后,就开始全身发冷,后背冰凉,人软得不行。

超师姐呢,她的旧疾右腿膝盖痛犯了。这是她多年前出了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之后只要逢阴雨天,她的膝盖都会痛。但今天南京阳光灿烂,她本不应该痛的。

另外还有一点很惨的是,今天是她月经第二天。她有痛经的痼疾,痛了几十年,都是第二天,要吃止痛片的那种。所以她瘸着腿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担心下午痛经,她是不是就要挂了。

其他人也都有疲惫感,除了那个59岁的茜师姐。我感觉她有用不完的力气。她每天早上6点就起来去走路,每次我们集合的时候,她一般都已经走了2、3公里。在她身上,我深深地感觉,女人55岁退休,这个政策是应该调整了。

像茜师姐这样的,国家应该留她到80。

唯一让人惊喜的是,团里两个高血压——铭师兄和苗师姐。前者是每天吃4种降压药,高压维持在140,来的时候双手脉几乎摸不到;后者是吃一种降压药,血压在170~200内波动,来的时候双手脉跳得快而有力。

结果早上量了血压,铭师兄已经降到126(降压药没停)。苗师姐是138(没吃降压药)。

两人听到这结果,什么糖代谢脂代谢啊,难受啊,根本没有好吗!精神头足极了,就等着练功开始呢。

我问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按道理说,从舌脉看,他们二人的高血压病机完全不同,为何可以同时下降?老师说这是身体自我修复的结果——没有那么多垃圾到血液中,身体负担不大,本来血压就会有所下降。再加上现在是脂代谢了,原先血管壁上附着的脂肪,反而变成能量,开始消耗。


因此血脂高的人,辟谷后血压降得非常明显。

永远记得“人体有大药”,身体有远超出我们想象的强大的自愈能力。只是太多时候,我们用药物遏制了它的修复,还有饮食,也干扰了它的修复。

老师举了个例子:比如说你身体内有100个守卫,当你每天暴饮暴食,不断增加身体负担和垃圾时,这100个守卫就全部忙着帮你消化食物,和运送垃圾了。这时候如果你的脏腑机能受到损伤,他们即使看见了,也实在是没功夫去修复。

只有当你断食,身体内部很干净,不需要他们处理的时候,他们才能有余力去帮你修复之前受损的脏腑,让他们恢复功能。

这个过程中,你反而可能出现返病现象。就像房子的梁已经腐坏了,必须先拆除,才能换新的。

老师指着正在走路的静师姐说(甲减),她之前做过一个很大的手术,手术后在医院输液了很多天,身体被输入大量寒凉的药物。这次辟谷,身体内在的阳气把体内的寒气慢慢地逼到体表。所以她才会在这么温暖的太阳下,背后像冰块。


而超师姐,她多年前的膝盖痛现在也是在被修复的过程中,我相信,她下午应该就不会再痛了。


我很不以为然地问,你为何如此笃定?老师说,我带过的辟谷学员太多了,里面有突然头痛的,心脏痛的,胳膊痛的,都是旧疾发作。一般短则一两个小时,长则半天,就全好了,而且之后,也彻底根除了,不会再犯!

我去~~~~那我这浑身软是什么旧疾?何时过去?

老师拍拍我说,你是因为平时内耗太大了,从来没有这么停下来休息过,你就像一个绷紧的弦,张力太大。现在突然放松,你身体就把内在的亏空全都表现出来了,你现在有多虚,就代表你之前就多消耗,多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心里想,也没有啊,每天馄饨包子饺子炸鸡烤肉啥的,我真没亏待过自己。就是每天工作量比较大,想得比较多,睡得比较晚而已。

老师斜着眼睛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兔子啊,好好地和你的身体沟通一下吧,你平时太不关照它了。是时候感谢它,一直陪伴你这样的辛苦,而没有垮。”说完她从兜里掏出了一颗红枣,说吃吧,含服。你今天确实太虚了。


我含着热口水,战战兢兢地接下了这枚珍贵的主食。我凝望了很久,然后默默地把它放在了口袋里,没舍得吃。我要把它留到更关键的时刻,说不定可以救命。事实上,在离开的那天,它真的给了我最后的力量。
老师的话我听进去了,我确实平时内耗深重!虽然表面上我每天按时上下班,几乎不加班。但是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管在家里还是办公室,都在伏案看书、写作、工作。几乎没有任何运动的时间。
我很少有彻底放松休息的机会。我其实也没有周末。我的脑子无时不刻地想着关于工作上的一切事情。
没有一个人的成功是偶然的,我能做到今天,能被各位看到,不是我翘着二郎腿,刷剧,得来的。我把所有的光鲜都用来做了伪装,内在,我孤独、克制、自律和恐惧。
这几天,不做饭不吃饭不洗头不洗澡不看手机不工作,日子突然变得特别长。长到你不得不思考人生,长到你突然和自己对接上了。

如果我真的想把我要做的事情做好,其实我更应该关照身体。身体是本钱,其他都是虚妄。我想起李开复生病后,法师开示他时说的一句话:你对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

是啊,这几天,我什么都没管,天也没塌。

所以人呐,别太自己以为是了。当你以为你是王者的时候,其实你的身体已经是青铜。那些猝死的社会精英,谁不是这样的呢?然而这个社会前进的脚步,从不曾为这些倒下的精英,停留过0.1秒。

还是练功的日常,今天老师教了八段锦。

感悟归感悟,但是馋,像是恶魔一样缠绕着在我的心头。今天居然对花产生了邪念,想摘下来尝尝味道,要不是因为我够不到。。。。。。

所有禅修的时间,我的脑子里都是美食。我基本把各地美食云吃了一遍。

令人惊奇的是,当天下午,超师姐的膝盖痛真的好了!而且不但如此,一直到晚上,到辟谷结束,她的痛经都没有再犯!超师姐说,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月经期间不痛的。
静师姐则是很虚,但是下午行脚后,后背也缓和了很多。老师给她吃了一颗红枣和芝麻丸,吃过东西的她明显好多了。我想想我兜里的红枣,顿时觉得很踏实很温暖。
倒是有一个人很出乎我的意料,就是只有26岁的青师姐,她来之前看着特别健康,除了微胖,没有任何基础病,而且还那么年轻。但是,这次反应最大的就是她,她全程都很虚,一直被老师特殊照顾着。
可见,看着健康,和真的健康,根本就是两码事,很多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失去对身体的觉知能力了。
其他我没提到的团友,基本状态都不错。第三天大家明显表现出难受和疲惫,但精神状态都很好。
我这没用的东西,拖了组织后腿。
晚上躺在床上,又饿、又累、又软、又馋。明天会是怎样的呢?我不知道。会像老师说的有所好转吗?还是更糟糕?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30745.html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成长互助,一路一起舞16175.com)!微信小程序:生涯设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