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生涯设计首页
  2. 生涯规划

顶级IT专家讲述职业发展之道

职业规划资料包

5位肤色各异、年龄各异、来自不同国度、专注不同研究领域的顶级科学家,日前风尘仆仆来到北京,展开一年一度的“IBM创新之旅”。翻开这5位科学家的简历,可以发现拥有数量“惊人”的专利数,是他们彼此之间最大的共同点。5位科学巨匠在科技领域的“创新”成果为企业带来了数以亿计的商业收益。于是乎,他们5位的职业生涯是如何规划的成了受关注的焦点。

  ■跳槽与改行

  “我的血液都是蓝色的,而且是深蓝色,我已经离不开这个公司了。”

  且不论JohnCohn这句话的背后,有多少成分是出于职业化的需要,有多少是发自内心,采访之中,记者们惊讶地发现,拥有超长的“服役期”成为5位科学狂人在“庞大”的专利数量之外,另一大共同之处。Mohan博士在IBM已经工作了近22年,JohnCohn博士23年,AnthonyEd-wardMartinez先生是20年……

  相比之下,在中国目前的职场,人们会隔几年甚至更短时间就跳槽,以便实现职位和收入的跳跃。究竟是什么原因促成5位科学家超长服役的现象呢?

  Mohan的观点具有典型的代表性。他说:“我最初来自硅谷,5年前,硅谷的.com公司如雨后春笋,一些人似乎只隔了一夜就成了百万或千万富翁,很多IBM员工跳槽也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一些人听说我在IBM已经工作了17年,他们都认为我神经不正常,客气一点的说法也认为我是不成功的,虽然我在1997年就当选IBM的院士(那时,世界范围内的30多万员工只有55位院士)。可我自己认为在IBM搞产品研发非常有趣,说实话,我觉得钱有个几百万就够了,关键是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认为我不正常的人有的失去了工作,到现在依然在为找工作而奔波。”

  Anthony则表示:在IBM我已经是高级管理人员了,我已不需要冒险换到另一个公司去。这里的规模很大,有良好的“生态结构”,只要你是积极的、有想法的,你就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和适合你专业技能的工作,而且通过这个工作得到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同样是在IBM有着超过10年的服役期,Kerrie仍然拥有惹人眼目的转行和跳槽的经历。

  他说:“我在大学主修数学专业,进法学院学习法律是因为在美国法律是一个古老而有前途的行业,但是在法学院毕业后我发现无论是从事法律业务还是搞研究,创新的成分太少。由于我在读高中和法学院博士学位的时候,一直都因为兴趣的原因从事一些软件编程工作,我发现软件业的研发活动是非常活跃的,在这个领域可以不断地开发出新的算法、新的软件和新的解决方案。相比较而言,法律方面的工作更多的是语言游戏,只是针对某个疑点提出问题,然后是无休止的争论。

  从我个人来讲,从法学博士往工程技术转化没什么问题,我意识到我能够在商业和工程研究方面有一种承前启后或者说架设桥梁的作用,学习法律使我有谈判技能,能敏锐地捕捉到问题的症结点,能够很好地说服别人,有灵活性,这些软的技能都对我作为一个技术领先者起了重要的作用。”

  关于如何才能促成转行的成功,Kerrie表示,转换行业的关键是看你是否热爱这个行业,你有兴趣就可以这么做。另外,读法学院时,老师说要教给我三样技能:读、写、思考。这三点对我的职业生涯极有帮助,尤其是最后一项技能———思考,它不单能够帮助人们创新,也能助人成功。

  ■性别不是天花板

  “每一个人都有‘创新和发明’的能力,只是我们没有发现它而已。”

  “作为一名女性,在IBM这样一个IT公司、在这个充满男性精英的领域,如何做到创新?”当记者就这一话题与Sandra探讨时,她表示:“我确实很喜欢和男性一起工作,在这样的氛围里工作我觉得很有趣,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有兴奋的感觉。在科研领域,女性可以从不同于男性的角度提供自己很好的想法。比如,几年前的可视电话不能够取消视频,也就是说,当一个女性觉得自己的妆容并没有完全准备好,却不能够选择只让对方听到声音而看不到影像,我提出这个解决方案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一种女性角度的创新。”

  “在IBM,有很多35岁以上的女性处于高层管理者位置,我们现在就有一个女性副总裁是在35岁以上的,事实上,在IBM的董事会和技术领域都有很多35岁以上的妇女。我觉得只要女性工作出色,善于交流,有人指导,她们完全可以取得与男性同样的成绩。我就是这样,工作努力,与那些拥有高技能、前沿知识的人积极合作,我做的和男性一样好,甚至更好。”

  ■构建研发人员的“双轨”阶梯

  在人们传统的印象里,研究人员似乎更应该是一些只知道埋头研究的“书呆子”,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课题中,但是面对5位身居企业要职的顶级IT科学家,人们对科学家、研究人员的定义产生了变化。

  “在IBM,研究人员的发展路线更像是一架‘双轨’的阶梯,这架阶梯一方面可以通向管理层,一方面也可以一直延续在研究的领域和范畴。”John说,“比如我自己,一方面是科学家,一方面还是总监级的人物。”

本文永久链接:https://www.16175.com/4621.html